读《日本最漫长的一天》有感
作者:孙锦   来源:    点击数:次   发布时间:2015/09/29
关键字

对于日本,我的看法是复杂的。一方面赞叹它的工业化程度如此之高,在亚洲傲视群雄;另一方面,在对历史遗留问题的态度上我对它又是厌恶的。某个秋日的早晨,我看到了日本人半藤一利写的纪实文学作品《日本最漫长的一天》。黑色的封面给人一种厚重的历史感。而读完此书,我对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狡辩有了一些本质的认识。

说是最漫长的一天,实际上是最漫长的二十四小时。因为本书记录的是1945年八月十四日正午到八月十五日正午的“整整一天”。在很多中国人的认知中,1945年的八月十五日只是一个悲剧的结束,只是日本宣布了无条件投降,只是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而这人类史上具有极大意义一刻的来临,对于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来说是他们坚持正义反抗侵略的结果,但对日本这个岛国来说,这一刻的到来实在是异常曲折,让人难以想象。

日本为何投降?难道仅仅是因为两颗原子弹吗?显然这不是全部原因。很大的一部分决定性因素在于苏联决定对日宣战。美国原子弹轰炸后,日本人还在和苏联谈判渴望寻求一丝转机,但苏联人还是顺应时势地对日宣战了。彻底奔溃的日本内阁陷入到接不接受《波茨坦公告》的争论中,争论不休的内阁成员决定召开御前会议,但最终仍是“平分秋色”。最后日本天皇裕仁决定接受《波茨坦公告》,即接受无条件投降。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更大了,无条件投降是否意味着日本国体的丧失呢?这里我们要知道,日本人十分重视国体,在他们心中,一君万民是不容更改的。于是他们向同盟国表达了自己的疑问,而他们得到了一个并不清晰的答案——“subject to”,到底是“隶属”还是“置于……的限制之下“呢,各种猜测不断,而他们不敢向同盟国再次发问,担心前面的谈判成果付之东流。而此时,日本天皇再次做出了接受《波茨坦公告》的决定,作为日本的最高指示,无论是谁都只能绝对服从。

日本投降的决心大吗?对于一个妄称为了大东亚繁荣的军国主义国家来说,面对突然的战败而无条件投降,他们不可能立刻就能接受。特别是日本陆军,作为日本最令国民自豪的坚毅之师,日本陆军直到最后一刻也没能清醒地认识到现状,甚至有继续战斗,继续杀戮的妄想。而作为陆军最高长官的阿南陆相则是日本投降过程中的关键人物。他需要平衡的东西太多了,他的态度是日本陆军的态度,他的话是日本陆军的呐喊。日本内阁一次又一次地开会讨论投降的细节,身心俱疲,这一切都是他们十四年前埋下的苦果。最终内阁决定让天皇以提前录音的形式广播告之世界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稿件怎么写就成了最大的问题了,对于还未彻底认识到自己的侵略战争给世界人民带来巨大苦难的现状下,既需要接受投降又要保留本国军人的最后一丝尊严以及留给国民一点未来的希望。于是针对稿件,内阁成员也是字字斟酌,一个“战事日非”被内阁改为“战局尚无好转”,最后又被日本天皇改为“战局未必有好转”,这种改动,无非是想突出长官对日本士兵努力征战的肯定。

日本投降还有阻力吗?当然有,如果这么顺利,从侧面可以说明日本各方对投降的认同,但显然有很大分歧。特别是陆军青年军官,在他们看来,日本天皇接受无条件投降是内阁推卸责任天皇被迫才接受的,为了日本国体的延续,他们决定为了天皇做点什么。但此时的他们太过于情绪化,一盘散沙,没有凝聚力。他们假冒师团的命令控制了皇宫,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而刚被录制的将在十五号广播的天皇讲话的录音盘就藏在宫内,他们疯狂地寻找想毁掉录音盘,他们还占领了广播站,试图阻止第二天正午的广播……他们几乎阻止了历史的进程。但谎言还是被揭穿,青年军官一夜间成了叛徒,他们的孤注一掷还是阻挡不了投降的事实,尽管他们离“成功”是那么地近。阿南陆相和其他一些军官选择了死亡,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投降从来不是他们的选择,即使被逼无奈也不想见证即将到来的屈辱时刻。

宣布无条件投降的一刻还是来了。日本天皇裕仁的稿子只有八百一十五字,似乎是某种历史的巧合。但这之前的二十四个小时的跌宕起伏,你争我夺,表现出来的是日本国民和日本天皇、政府首脑以及青年军官对于无条件投降的态度。如果你仅仅从此书的立场与情感出发,你的脑海中会有一位忧国忧民、国难当头处变不惊的镇国之君,克制自我好恶的政府首脑以及一群为了日本天皇和全体国民的利益而奋力抗争的爱国志士的光辉形象。显然,这种写法是不公正的。我们可以从日本作者的这种写法中窥探现实问题的根源。

日本天皇的讲话全篇表现的是一位国家君主对民众的爱,欲救民众于水深火热中而放弃战争,并没有表现出对自己犯下侵略滔天罪行的彻底悔悟。而这段话,在一些日本民众听后,觉得日本只是时运不佳罢了,日本人造福于大东亚的愿望仍然是正确的,战争是必须的手段而已。这直接导致了部分日本民众对历史的歪曲理解。现在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日本首先安倍晋三,前不久发表的安倍讲话,全篇尽是拉澳亲美,没有对战争的彻底悔意,没有发自内心的诚恳道歉,没有对和平作出庄严的承诺……真担心日本青年的历史观会更加片面、模糊。如今通过的“新安保法”使日本军队可以走出国门,出兵打战了,这种愈发令世界不安的军国主义的疯狂举动在太平洋的岛国上还在上演着,作为战争受害者后代的我们,除了抗议,或许能做的还有很多。

历史没有假设。但我还是想说,如果在那决定日本命运的二十四个小时里某个环节和书上记录的不同,那么历史可能就会往不同的方向书写。如果阿南陆相为了陆军的所谓尊严坚持不降,主动辞职解散内阁,如果录音盘被青年军官找到,如果广播站被摧毁……可以想象,由于拖延投降的时间,没有对同盟国表现出投降的决心,日本一定会受到更沉痛的打击,也许这次打击能让全体日本人幡然醒悟,让他们从思想上认识到自身侵略战争的滔天大罪,那么日本也许会像德国一样对自己的罪行承认并悔悟。可惜,历史没有假设。
在日本民族的存亡关头,在日本最漫长的一天,他们对于无条件投降的犹豫不决和苦苦挣扎给日本的后代埋下了歪曲历史的种子,给邻国间的争端与矛盾提供了发酵剂,给世界的和平带来了深远的挑战。

这一天,宣告着人类史上最大的悲剧终于结束,但喜剧却迟迟还未到来。

『责任编辑:何玮』
本文关键字:

上一条:体育陪你颠沛流离 下一条:启蒙之思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