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不西游
作者:熊欣璇   来源:    点击数:次   发布时间:2015/09/18
关键字

当雷音寺的钟声在那一刻响起,众生成佛,大悟其生。

一行四人的西游已然结束,又或者,他们的西游才刚刚开始。
《西游记》的故事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早已烂熟于心,就算没能亲读原著,相关的影视作品也是疯狂占据着每一年的寒暑假。就像《悟空传》的作者今何在曾说过,在很多人的想法中,《西游记》还是一个坏孩子迷途知返努力上进最后终于成为杰出青年的故事。人们把《西游记》中本质表达的关于人的异变、无奈、挣扎加以屏蔽,只留下表面的打斗、笑闹、美妖精俊和尚,以及大团圆结局。而又有些人认为动画片也只是拍给六岁以下小孩看的,所以要永远阳光,永远欢笑,让你觉得这世界如此幸福,没有痛苦没有烦恼。但孩子们终究会长大,也终究会明白。如果我们掩盖了泪水与挣扎,将来的少年就真正面临危险了,因为人们没有面对过艰难,也就不会真正拥有勇气——不曾失去,也就不会珍惜。
一、认识自己
《西游记》的成功之处就在于它天马行空的想象,以及其中内含的深刻寓意。
本为灵石集天地之灵气而变化,石猴从降生开始,便注定了不平凡。既为猴形,其本性之中自带一股子兽性。因而他成万猴之王,居一山之主。本性自为天生,若是不加以疏导,难免积难成患。因此,当他拜入菩提祖师门下时,被告知的却是“我可教你法术,但在外你万万不可自称为我的徒弟。”幸运的是,他终得一名讳——“悟空”。至少,他终于有了一个“人”的身份。得人形却未得人性,这也正是作者的高明之处。当年的石猴摇身一变,闯龙宫,闹天庭,毁蟠园,砸盛宴,“齐天大圣”的名号从此天地三界无人不晓,无人不惧。
前世缘债,且怨且还,终逃不过因果二字。
当年佛祖座下金蝉子,因不听佛祖讲经而被贬下界。玄奘生而为佛,凡人无知,不懂佛,他便寻佛。信念一旦被种下,万险千难,如风拂面,自是迎风而前。曾经天蓬元帅,号令天庭十万天兵天将,何等威风傲气。凌于天之上便不再见天。当云被踩在脚下之时,你便不知脚下为何路。戏弄仙女被贬,本自真心,却奈何错的人错的时间。卷帘大将,如果不是那一声脆响,可能浩瀚天庭永远没人会记得他的存在。他会感谢那一次的失误吗?也许,他只是想用那琉璃盏的碎片照照自己,我到底是谁?
二、忘记自己
五百年的惩罚,足以忘却前世,却解不了因缘。
一直以来,与西游相关的作品层出不穷。从小到大看过太多,说到底最能触及心弦的,一个是把刘镇伟和星爷推向神坛的经典电影《大话西游》,而另一个就是今何在的小说《悟空传》。同是对经典的解构,这两部作品中也表达着一个相似的主题:命运、自由和爱情。
五指山下苏醒,他说他叫孙悟空。他曾经闯下滔天大祸,他必须去还,因此他背负着一个不得不去完成的使命。这是命运。孙悟空想摆脱唐僧,放弃西天取经,永远的摘下那个束缚着他的紧箍,过着无拘无束的生活,追求自己所求的梦想。这是自由。
但很显然,自由敌不过命运。
在《大话西游》中有这样一句话,“他好像一条狗”。被重新解构的孙悟空化身为至尊宝,失去了自由失去了爱情,甚至连选择的余地也没有了。那他活着,不正如一条狗一样,唯命是从吗?
命运一词本身就带着一种无可奈何。希腊神话中的众神自由秉性而生,但他们却相信并受制于命运。
回归到西游之中,和尚披着袈裟,永远忧郁地望着天边,他已经忘记,他曾经就来自那里;猪八戒顶着猪头猪脑,最完美的盖去了所有过去,就不知真心还剩几何;沙悟净挑起了重担,同样是跟在队伍的最后,但他终于能挥起他的降妖宝杖勇敢地打向妖精;孙悟空选择了骑白马的师傅,选择了金箍,也选择了一条他并不曾相信的取经路。但至少他们学会了责任,还相信着命运。
忘了齐天大圣吧,因为这世上再无齐天大圣。
三、寻找自己
玄奘说,我们要到西天去取经。那么,何为西天?
向西而行,即为西天。那么从东土大唐出发,一路向西而去,途径宝象国、乌鸡国、车迟国、女儿国等等。每一路对他们而言,都是“西天”。他们在寻找西天,其实,他们一直就在西天。
世界上有一种人是天生孤独的流浪者,他的一生都在不停地寻找自己的意义,只是这世上没有什么能永远不失去,所以他们花费了一生,去寻找正在失去的现在。
四人一行的小团队,吵吵闹闹却又磕磕绊绊。西游之始,各人不同来路。而西游终结,他们却殊途同归。
“你既为你悟而笑,却忘了那天下万千笑不出之人!”他们要去寻找那所谓的大乘佛法,凭借几纸经书,想要拯救苍生。但他们又何曾想过如何拯救自己。命运的圈子他们躲不掉,也跳不出,就像孙悟空的金箍,你撬不开它的也掰不断它,因为它不是东西,它是你自己的束缚,它种在你心里,在我找不到的所在。
命运的玩笑就在于,它既叫你斗争命运,而孰赢孰败,也早已安排成命运。
跳出《西游记》的枷锁,他们成功了,到了雷音寺,历了九九八十一难,得到了大乘佛法,四人最终也都已成佛。当初的苦苦追寻,最后化为雷音寺的一记钟声,响彻天地。
而早已戴上金箍的我们呢?其实,西游还在继续。
仿佛黑暗中熟悉的身影
依稀又听见
熟悉的声音
点亮一束火 在黑暗之中
古老的陶罐上
早有关于我们的传说
可是你还在不停的问
这是否值得?
别忘了,何处不西游。
『责任编辑:郭芳辰』
本文关键字:

上一条:启蒙之思 下一条:《闯入者》——文革的闯入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