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入者》——文革的闯入
作者:王雪   来源:    点击数:次   发布时间:2015/06/07
关键字

《闯入者》的预告片充满了悬疑色彩,十分吸引人。只听得到喘息的电话,时有时无的尾随在背后的身影,倒在血泊中的老人,“见到鬼了”的不安,种种悬疑元素无疑能带动人们的胃口,尽管这些并不是这部文艺片的主题所在。

影片开头的悬疑色彩,被日常生活的琐碎和后半部分揭露真相时的平淡所冲散,影片前半部分,我们看到的只是关于一个神神叨叨的老太太的家庭矛盾片。老太太丈夫去世,老母亲住在养老院,与自己的大儿媳和二儿子矛盾不断。影片中间部分导演巧妙地剪切,使场景虚虚实实。老邓——老太太与男孩的相遇无疑是揭开真相的重要一环,既解释了前半部分的悬疑,又勾起了后半部分对主题的展现。老太太总是碰到条纹衣服红色帽子的男孩,后来男孩甚至跟着她回了家。在影片里,老太太睡着的情况特别多,公交上,树阴下,床上。每一次都有男孩在身边,每次男孩都想对老太太下杀手结果没成功。导演将时空顺序打乱,老太太一次次地睡着,一次次地睁开眼,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有着同样的恐慌。观众分不清哪些是梦,哪些是现实,或者这些全部都是现实,不过被导演故意分割成不连续的杂糅的片段而已。男孩的出现勾起了老邓的迷信,也引出了多年前的故事——真正的闯入。文革时期的老邓犯了一个错误,这个错误由她的大儿子轻描淡写地讲述出来,完全没有血与泪的浓郁气氛。自然,文革历史对于每个当事人心灵的闯入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但是导演没有浓墨重彩地再现那段历史。导演对于文革的思考都融于结尾被闯入者旭芳给老邓的那个巴掌中,以及老一辈人的聚会时老邓的沉默。
影片命名为《闯入者》,闯入者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代表了一种状态。
影片中作为主要故事情节的闯入与被闯入
老邓经常受到电话骚扰,被人砸窗户,大儿子被人在门口倾倒垃圾,被人尾随,邻居家发生的入室盗窃杀人案等等都是整个故事的一个个,众多闯入中的一部分。是故事讲述的开头,却不是事件的源起。这个情节吸引了观众,又引出了其他的闯入。而真正的故事的源头在于老郑为自己私利对老赵一家的陷害。多年前老郑对老赵一家的闯入,多年后老赵孙子——条纹衣服红帽子的男孩对老邓生活的闯入,支撑起了整部影片的故事情节。
人与人之间的闯入
影片里的老邓对于自己的子女来说也像是一个闯入者,和儿媳无法沟通,无法理解二儿子的同性恋倾向,她无法融入两个儿子的日常生活,对于大儿媳和二儿子来说都是生活的闯入者。她自己也明白“孩子大了,有他们自己的生活”的意义。影片中老邓的老母亲就是在养老院度过的,老邓甚至预定了老母亲离开后留下的床位。老邓身边的邻居也多半是空巢老人。由于现代化对于家庭的闯入,人与人之间心灵距离越来越远,亲情关系变得淡薄,亲人在相互亲近的过程中却成为了对方生活的闯入者,一个外来客。老邓已故的老伴作为老邓的幻想出现在餐桌旁,一方面是使影片前一部分的悬疑色彩更加浓厚;另一面可以通过他的存在揭示老邓的内心。老邓在孩子们的生活面前是个闯入者,而自己又充满了孤寂之感。
现代生活方式对生活的闯入
老邓和儿媳妇有着教育理念上的冲突,老邓也不理解自己的二儿子,不理解这个同性恋渐渐被接受的时代。现代的生活方式的闯入让年长的一代和年轻的一代的交流出现很大的裂痕。同时大儿子生意上的利益关系,也通过那些骚扰电话得以展现。大儿子一直认为那些骚扰电话是被拖欠债款的刘胖子的报复,尽管这不是真相,但是这是利益至上的现代社会里一种普遍的现象。这些打乱了老邓一家本就少有的融洽和宁静,也是现代特有生活方式对日常生活的闯入。
时代对于心灵的闯入
虽然文革那段历史像是生了锈上了锁,我们这辈人只能从别人的叙述中得知过去的一丝片缕。但是文革那段历史对当事者心灵的闯入却久久不能消散。老邓做了一件错事,也因此内疚了一辈子。历史在前进,可是有些东西不会变,快结尾时老邓和以前一起工作的人聚在了一起,不可避免地聊起了过去,有人纠结于过去的事只为求得一句话,只为了平息心里的不甘,老邓沉默,有人替老邓辩解,有人无奈地表示都过去了。文革已经过去了几十年,当时的青年人也成了老人,可是明显的,他们不曾忘记。毕竟时代的烙印太深刻,影响了他们一辈子的命运或者说几辈人的命运。
对于结局,我觉得并没有什么好说的。一方面以不预期甚至是荒谬的死亡来结尾是文艺片的一贯手法,另一方面是我并没有懂得结局的用意,也许是为了使结局不落入俗套,也许是为了强调老邓的最后一次闯入——干涉男孩本应有的牢狱生活,也许是为了体现时代命运的干预和荒谬:被闯入者老赵一家一辈子困在山沟里,两个女儿不再回来,唯一的孙子又离开这个世界。
《闯入者》的英文名是“Red Amnesia”,意为“红色失忆症”。其实我认为“失忆”这个词并不适合,文革年代以后出生的人们,由于时代的发展,他们无法再参与到文革的罪与恶,苦与痛之中,他们未曾经历,也谈不上失忆,当事者也从未忘记,只是这一段记忆被历史的灰尘暂时掩埋。即使到了现在,文革也无法被清算,全社会选择了集体失语,这是整个时代的失忆,王小帅把这段早已过去的历史重新刨了出来。
说实话,这部影片对于历史的揭露太过平淡,相对于展现历史,更侧重于揭示文革当事人的心灵状态。导演没有用任何一个镜头重现那个时代,导演用开头老邓梦里的铁秋千和结尾老赵家附近的老秋千营造了一种时光静止的感觉,只可惜“物是人非事事休”,时代终究是变化了。除去未曾变化的铁秋千,同样没有变化却早已不同的还有影片里的老年人们练习的红色歌曲,刻上了时代的烙印。这些细节使主题显得微妙。
文革里的血与泪很浓郁,现在有许多的书和电影开始一点一点带领我们重回那个时代,例如《一百个人的十年》,这本书还原了部分历史,每一句当事人的话语都浸满了血与泪。不过,揭露文革的苦与痛并不是本片的主旨。这部影片更像是借文革这个背景给老邓的闯入找到原因:时代对人的闯入。这部片子的目的是为了揭示时代对个体心灵状态的闯入以及后遗症。文革对老邓和旭芳造成的后遗症就是心灵上无尽的负担:老邓内疚了一辈子,旭芳恨了一辈子。旭芳和老邓重新见面时的长时间沉默有一种巨大的张力,蕴藏了无限的意义。旭芳打了老邓一巴掌,但显然这并不能消解长时间遗留下来的恨意。结尾处老邓想买水果重新探望旭芳,却无意中发现了追踪男孩的警车,老邓在劝说男孩逃跑时给旭芳下跪了,这一跪可能暂时卸下了老邓的心理包袱,但是男孩的意外坠亡使得老邓的愧疚加深。老邓作为文革时的加害者,老赵一家的闯入者,终究没能获得心灵上的解脱。这也预示着文革那个时代的罪恶不是简简单单就可以消除的。
虽然这部影片过于平淡,以及开头的悬疑因素有取悦观众的悬疑,但仍是一部不错的电影。在一大片散发着青春荷尔蒙气息的中国电影市场上还有这种严肃的影片真的是很庆幸。
尽管《闯入者》在国际上获奖,但是文艺片永远是“叫好不叫座”,《闯入者》的票房远远落后于《左耳》、《何以笙箫默》之类的青春爱情片的票房,但是这样的严肃电影还能够出现在大众视野里就很值得庆幸了,希望中国的文艺片的结局如同本片导演王小帅所说的那样:艺术片是“死都死不光的”。
『责任编辑:郭芳辰』
本文关键字:

上一条:何处不西游 下一条:我所看到的《香水》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