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看到的《香水》
作者:郑莹   来源:    点击数:次   发布时间:2015/05/30
关键字

电影《香水谋杀案》是一部震撼人心的作品,主要讲的是:出生在臭鱼摊上的主人公格雷诺耶对气味有特殊的敏感度,他靠着自己的天赋杀害二十六位少女制造奇特香水的故事。

影片中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是格雷诺耶为了制作香水,他杀害了二十六名少女,以摄取其香味。下面就从美学的角度来分析一下格雷诺耶德做法。
首先格雷诺耶以少女作为自己的原料,或许有人会问为什么不用二十六名少男来制造香水呢?实际上,女性作为审美对象是这个时代默认的。进入狩猎时代以来人类处在男权社会,女性附属于男性,成为男性欣赏的对象。由于受男性观念的影响女性自己也喜欢欣赏女性,而不愿意看刺身裸体的男性身体。男性作为审美对象则是男性自我的欣赏和炫耀。追溯到古代,上古时期由于女性生殖繁衍能力产生了女性崇拜。上古时期的澳洲的农人认为孕妇具有传染生殖能力的魔力,因此若孕妇吃了某一棵树的果子,第二年这棵果树就会大丰收。在者在西方艺术是中许多雕塑和画都是以女性为创作的主题。试想一下如果影片中格雷诺耶剥光二十六个少男的衣服提取体香制作香水,会变得多么的奇怪、搞笑。
格雷诺耶德身上体现了一种青春崇拜。因为在西方的人体审美中有青春崇拜的传统。在古希腊时代的人们有青春崇拜,那个时代的雕塑都是少男少女的形象。女神无论是否生育过都是少女的形象:坚挺的乳房、浑圆适中的臀部,光滑紧实的小腹;男性的神祇的体型轮廓也带有青春期少年的圆润柔和感。总的看来古希腊作品中都乐于表现有活力的生命。但是青春崇拜回避了人从成熟到死亡这样一段广阔而复杂的人生历程,使得其具有了梦幻和理想的色彩。
这也许跟那个时代发达的民主政治有关,人人( 成年的男性公民 )参与国家大事,采用少数服从多数的方法进行决策。这种本来就理想化的民主政治促进了希腊经济、文化的繁荣。在这种氛围的熏陶下的人也自然就被理想化了。青春是人生最美丽的阶段,人们想一直留在这个时期,于是把这种形象雕刻下来,随时欣赏。但理想毕竟是理想,所以崇尚民主的希腊反而被专制的罗马帝国所统治。泛滥的理想、民主不能被更高层次的理性、成熟所掌握,在混乱之中会失去自我,难以长存。
格雷诺耶就是青春崇拜的一个典型代表。在制造香水的过程中他杀害了二十六名少女,他好像并未认识到他这么做是不符合社会伦理规范的。影片中的一个镜头:伯爵审问他为什么要杀害自己的女儿,他的回答只有”I need her “我需要她。他完全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少女的父亲更需要自己的孩子。格雷诺耶完全沉静在自己理想化的社会里:他想要什么他就一定要得到,也会得到。他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所以在他完成了能让所有人臣服于他脚下的香水之后,他享受了一段时间虚无的狂欢,但很快迷失了自我,失去了生存的意义。影片快结束的独白:只要他愿意,他手上的香水足以征服整个世界。他可以走到凡尔赛去,让国王亲吻他的脚;他可以给教皇写封香水信,宣布自己是新的救世主。只要他愿意,他可以随心所欲。他手中掌握的这种威力比金钱、恐惧或死亡更强大,可以激发人类的爱慕之心,所向披靡。只有一件事是香水做不到的,它无法使他如常人般爱与被爱,那就都见鬼去吧,他想!这世界、这香水和他自己都见鬼去吧。
格雷诺耶在经历过极度的权威之后,看清了自己、看清了世界——没有什么东西时永恒的,靠外力获得的“财富”是暂时的,一切终将消逝,那么人类的生存是为了什么,人凭借什么而活着。格雷诺耶迷失了生命的方向,失去了生存的信念,于是格雷诺耶回到了出生地倒出整瓶香水,被人分食,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或许在那一刻格雷诺耶从那些分食者的身上看到了之前执着制造香水的自己的形象,狂热的追求终将逝去的虚无。所以他用整瓶香水并不是杀掉了自己,而是把自己从这个世界解脱出来。
西方的现代时间观认为时间是一条直线,有起点没有终点,所以他们追求个人的永恒价值。格雷诺耶最初使用香水的时候是快乐的,他站在刑台上自信、骄傲的舞动着双臂,将滴有香水的手帕扔向人群,听人们称呼他为天使,露出满意的微笑双手高举、头像天空仰着尽情的欣赏着。格雷诺耶以为他占有了整个世界,所有人都为他呼喊。这正是他追求永恒价值的体现。
但是不久他便出现了精神危机,这也是时代危机的浓缩体现。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认为时间是一条直线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导致了对绝对永恒观念的瓦解,追求暂时的、当世的狂欢。这也是格雷诺耶在获得“香水威力”后了结自己的深层社会原因。
这部影片是时代精神的浓缩,值得一看。
『责任编辑:郭芳辰』
本文关键字:

上一条:《闯入者》——文革的闯入 下一条:《王牌特工 特工学院》:爆裂中的英式幽默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