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勃的城市
作者:张艾琪   来源:青春飞扬    点击数:次   发布时间:2016/12/10
关键字

斑驳锈迹滋长渐渐撵上了漆皮掉落的速度,一辆里程数常年停留在公里的小面包车,栖居在这样一个散发出刺鼻腥臭味的小角落里,这是初逢异地的第一眼。面包车玻璃窗挂着硬纸片,歪斜地写上“修理轮胎”,也不知他具体修理哪一种轮胎。车里铺着旧床单,窗户上挂着更旧的床单作窗帘。蹲在路牙子上的男人,挺着大肚子的女人,狂跑中鼻涕风干的孩子,甚至无需想象,脑海里已经能构画出这样一副图景:

男人说,再生一个破小子,我们就要搬地方啦,难养活啊。女人抬胳膊,耍脾气的扯下吊在两棵树中间的衣裳。
女人说,就是今天的菜啦。男人用脚搓搓扔下的烟头,走向纸箱子搭好的饭桌。
小孩说,我就是想要那水枪嘛。没有得到许可,揪着女人的衣角嚎啕大哭......
或许还有这样一场,一群学生嬉笑打闹着拐向旁边的学校时,女人小声嘀咕,真羡慕这些大学生啊。
这里的坐标,是中国的中部,武汉,一座在读高校生全国第一的城市。这里有成批成次不断输入的年轻人,零次栉比的商业街,汉秀照亮的辉煌夜晚。当然,这里也有挥散在尘土中的汗水,蓝色隔离带里的地铁在修区,和常年灰黄的天空。每个城市都有它独特的空气,鲜明的气质,随处可见的分化和对比,每一个二线以上城市的通用特质,只是在这里更加的分明与生动。
刚入校时见过的那辆小面包车,让我想起了还在家乡时,住在车棚管收费的小两口,大门旁摆台缝纫机的修衣服大妈,和每天准时在太阳落山时时叫卖豌豆糕的爷爷,他们占据小到毫不起眼的一隅,却是城市里必不可少的一道风景。
从前满心满眼都是一些高级理想,要拿到更高的学历,要实现更遥不可及的雄心壮志,却受困于《生命不能承受之轻》里的这样一段:“如果生命的初次排练就已经是生命本身,那么生命到底会有什么价值?正因为这样,生命才总是像一张草图。”,又开始质疑追求无用。想起了这些偶然交集的小人物,才恍然领悟这样一个道理,生命像一滩浅水,绝望殆尽,希望逢生,希望萌芽,绝望重袭,这是一个旋转向上的循环。无论高低无论贵贱,所有人们都在朝气蓬勃的迎接无尽的变数,不问前程的奔赴未来,最后,构成了可爱的风景。
武汉,和前方的路,更鲜明了些,也更活泼了些。
『责任编辑:陈亚平』
本文关键字:

上一条:侠客别 下一条:不必活得像一支队伍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