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手
作者:熊欣璇   来源:    点击数:次   发布时间:2015/10/27
关键字

成长的路上,父母的爱就像一个晶莹的水晶玻璃球,有时我们的一个小小的动作,却会像朱砂划过般,在父母的心上留下浅浅的刻痕。虽不至于让水晶球破碎,但若至若无闻,这些刻痕终有一天会环环相裂,把每个人的心碎成一片。

那天,妈妈带着我乘火车去外地的一位叔叔家。
来到车站,正值假期人流高峰,候车室被拥了个水泄不通。疲倦肆意侵略者每个人的大脑,空气也懒洋洋打了个呵欠,似乎也疲倦于再去流动。突然,进站提示音清脆的搅醒了呵欠的好梦,候车室里顿时翻起了一层层黑色的海浪,人们麻溜地抓起自己的大包小包的行李,艰难却又拼命地朝进站通道路口涌去。
“把手牵好,小心走丢了!快点跟上来!”妈妈瞬间变身成一架开足引擎的战斗机,牵起我的手迅速向人缝中挤去。
“慌什么慌!又不是进不去!”我埋怨地皱起眉头,心中很不屑与这样一群疯狂的小市民为伍。
妈妈将我的不情愿抛在身后,一面被人群挤着向前,一面收了收胳膊,扣了扣手腕,紧了紧手指,似乎将紧张的神经瞬间转移到了这十指紧紧相依的手指上。
“什么嘛,我又不是小孩子!至于怕我走丢吗?还牵这么紧!”青春期的叛逆总是生长的毫无理由,一种油然而生的“独立意识”罪恶地操控着我的大脑。我悄悄曲了曲手指,扭一下手腕,同时微微侧了侧身子,让身子借着人群拥挤的外力偷偷逃离老妈的手心,邪恶的小心思企图脱离那只钳住我自由和独立的大手。只是没料到我这些微小的越狱尝试却借着敏感的指尖悉数被老妈的总部接收。就在下一秒,我的五指被迅速捏紧,手腕被一扯,整个身子一带,我于是被紧紧禁锢在了老妈的身旁。
“都说了跟紧一点!你看,差点被人挤走了吧!快点!”还来不及庆幸我的罪行没被发现,我和老妈便被滚滚东逝的激流冲进了站台。
经过了榨汁般的煎熬,我和妈妈终于成功“着陆”。寻到我们的座位后,这颗被挤到半空中的心才算安定下来。
旅途还算顺利,疲累的人们也无话再说,或偏着脑袋为小憩寻一个还算舒服的姿势,或双眼锁定手机屏幕孤独的消磨自己的灵魂,又或在零食的世界畅游,苦苦寻觅那飘渺的饥饿。经历过高考的洗礼再空闲下来的身心,总觉得如今的一切都那么空虚,那么无所事事,似乎只有被作业掩埋的生活,才算真的充实而有意义。突然感到真的好悲哀,结束了高考的我们却似乎忘记了自己,忘了如何去生活,更忘了为何要生活。
“这次去叔叔家一方面你可以趁着考完了好好放松放松,另一方面你也要多跟你表姐交流交流,跟着她多学,听到吗?”
“哦。”我心不在焉地应着。鉴于这次旅行并不单纯的目的,我的兴致也不得不提前进入冬眠期。
“不要总是无所谓的样子,像你这样的性格就要多改改,以后到社会上都无法生存的!我真为你的以后担心……”耳朵似乎厌倦了这些话语而选择了自动屏蔽。高考后这一个月以来这些话几乎每天都要围着我飞一圈,而专业之争仍在进行之中。表面上爸妈似乎同意了我的坚持,但每天老妈都会积极向我汇报她在外面搜集的最新情报:“你看XX多听她爸妈的话选择专业!”想以这种方式来隐性轰炸我方坚守的堡垒。想着这一个月的艰苦斗争,加上此时耳边滔滔不绝的“教诲”,我的心中不免愈加烦躁起来。
窗外的景色渐渐放慢了脚步,老妈也慢慢收起了她的“玉言”。人群又开始躁动起来,一如我现在的心情,烦闷的不知所以。
踏上了站台,人群开始向两侧的出站口分散开去,松散开来的空间,却被已然高悬的烈日炙烤得膨胀。我的心情跌到了低谷,却还得强打着精神跟上老妈强势的脚步。
“快点!总是磨磨蹭蹭的,这可怎么的了!”老妈又开始了发号施令,与此同时也向后伸出一只手来,五指张开,示意我牵上她的手。满心的烦躁还在生长,突然我又生出了一个邪恶的念头:“我就不牵手,你奈我何!哼!”我赌气般装作没看见这只手,并恰到好处的跟在老妈身后并保持一定距离。老妈眼睛向前望着并继续走着,可那只手却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手指伸得笔直,五指张开,手腕随走路的颠簸而微微上下晃动,但仍坚持举着,似在邀约,似在等待,似在示弱。
时间就这样在伸出的手指间悄悄滑落,一秒,两秒,三秒,不知不觉,我竟盯着这只手出了神。烈阳无情地炙烤着这只手,却让这只手显得更惨白无光。细细看去,手背的皮肤已然蜡黄而粗糙,而手心却在惨白之下显出密密麻麻细碎的细纹,手指的关节已有微微的突出和变形,手掌的老茧再一次磨脱了皮。曾经,这只手的肌肤如此白皙光滑;曾经,这几只柔荑如此纤细柔嫩。什么时候,我已厌恶这只手的粗糙,什么时候,我已烦躁这只手的强势,又是什么时候,在成长之路上我已不屑于这只手的牵引。岁月刻上了这只手的沟壑,却更刻伤了她的心。
老妈似乎觉察到了我的不配合,一边继续向前走,一边回头望向我。当我对上她的眼睛时,我突然被深深震到了。我从那双眼睛里读到的不再是严厉,不再是强势,而是一种忧伤,一种苍老,一种无奈。只见那只手划过一条弧线,缓缓地,缓缓地垂下,像一只年事已高的斗鸡不得不垂下它高昂的头颅。就在那一刻,我突然发现了在这条曲折道路的前方,一直都有这样一束烛光照亮着我,纵然已被岁月铺上了灰尘,却依旧尽她所能在燃烧,只为此时此刻的我不会被脚下的碎砾绊倒。思绪拉回,在那手垂下的最后一秒,我尽我全身的力气冲了上去,迅速伸出手,牵住了那只手,十指相扣,紧紧握住。
“走吧,出站口的路上人也多,这次换我牵你咯!”
『责任编辑:郭芳辰』
本文关键字:

上一条:浮生若茶 下一条:给生命淬火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