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届摄影征文大赛三等奖】静湖
作者:本科19新闻传播 张玉霖   来源:投稿作品    点击数:次   发布时间:2020/09/22
关键字 摄影征文大赛 散文



长大,好像是一个无解的命题。

所有美好的幻想开始一点点幻灭,她逐渐知道,自己注定无法披上红色的披风,像彼得.潘一样在云端自由的呼吸;也无法像漫画里那个酷酷的女侠,拥有盖世武功,来去如疾风,仗剑走天涯;也无法像古堡里那个娇柔的小公主,锦衣玉食,眉头轻皱,就能收获王子的垂青……

她逐渐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平庸。她开始意识到自己不过是芸芸众生里一粒尘,一滴水。她开始意识到自己原来是个面目模糊的普通人。

成长最残酷的,往往就是这些顿悟的时刻。一下子醍醐灌顶,豁然开朗。尔后,是深深的苍凉,一种快要被人群淹没却又心有不甘的苍凉。

很多时候,早熟的孩子会格外羡慕那些没心没肺的孩子。羡慕他们总能肆无忌惮,理所当然。羡慕他们没有这样纤细敏感的心,不会因为甚至一粒尘的覆盖而微微震颤。

也许是年幼的无知与烂漫掩盖了内心的羞涩与敏感,小时候的人们看上去总是惊人的相似——一脸明晃晃的笑,傻乎乎的样子简直要冒出泡泡。但随着年岁渐长,那些内心里沸腾的,冷酷的,躁动的,不安的因子开始一点点膨胀,像疯长的野草渐渐蔓延。人们开始躁动,不安,喧哗,发泄着体内过剩的荷尔蒙。

她却始终像一湖平静淡然的死水,日渐生出羞涩与沉静。在同龄人的喧哗里,显得格格不入。

失去了随意幻想的资格,却又不知如何活在平凡的烟火世间,她固执的保持着自己的世界,拒绝他人的一切窥探。曾有同学戏谑她,不食人间烟火。当时的她好像被滚水烫了一下,猛地扎下头去,羞耻感一下子涌来,几乎要把她淹没。她讨厌这样状似无心的戏谑。

曾经困惑苦恼,为她自己骨子里的固执羞涩,为她自己内心的敏感多疑,为她自己的格格不入。

在沉默与自怜中悄无声息的走过,过去的幻想被打破,对未来的期冀却又遥遥无期。她好像一湖沉寂的水,懵懵然伏在自己的世界里,困兽一般,冲着黑暗嘶吼。却又渴望着一种声音将他唤醒。

走过这些日子,好像在黑暗中跋涉。但庆幸,终有一种声音将她唤回。

是在半梦半醒偶然间在语文书上看到“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待人这句话”,并被诗中那种孤独却超脱的境界所打动的那一刻,还是在看到《小王子》中的“我”不被大家所理解,却还是遇到了懂自己的小王子的那一刻?她忘了。

但她渐渐意识到敏感与孤独,未尝不是岁月给予的诗。

她开始停止抱怨,停止终日惶惶,静下来的世界仿佛只剩下她自己。念书,听雨,枕畔耳边,清风而过。她的敏感也让她能更多的感受到这个世界。她会为看一场日出而早早起床,在太阳还未跳出山头时,赏一场未退去残幕的繁星;也会在初夏到来之际,先发现那一株娇羞自持的,半开的小荷;亦会在集体出游时,一个人跑去山的另一边,为发现一大片油菜花田而保持一整天的愉悦。

敏感的孩子,悲伤总来的绵密悠长,可快乐也总来的干净纯粹。

羞涩的孩子,无从用语言表达内心的细腻,只好诉诸笔端。粗稚的笔触也许绘不出内心的精彩,却也是拼尽了全身的勇气。有时她常常会想,自己就这样了吧,靠着一直拙笔也能一点点绘出未来。有时也会羡慕那些放飞自我的人们,就像懵懂年纪里羡慕那些没心没肺的少年,羡慕那些自信爽朗,阳光大方。可也自知,她自己也许永远也无法变成那副模样,无论如何刻意模仿。

但那种失落感也日渐消散。也许是找到心底真正的声音了吧。

那个声音告诉她:“女孩,别怕,向前走。”

那个声音告诉她,“女孩,愿你,生似静湖,心有惊雷。”


(校网「青春飞扬」文学稿投稿邮箱:qingfeiwenxue@163.com。共青团湖北大学委员会宣传部(青年传媒中心)期待您的来稿!)


『责任编辑:郭乐天』
本文关键字:摄影征文大赛 散文

上一条:【文学院18级】忆香 下一条:【第三届摄影征文大赛二等奖】致温柔和参与曝光豫章书院的志愿者的一封信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