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届摄影征文大赛二等奖】致温柔和参与曝光豫章书院的志愿者的一封信
作者:新闻传播学院19级王佳露   来源:投稿作品    点击数:次   发布时间:2020/09/16
关键字 散文


亲爱的温柔:


您好!



我是一名学习新闻传播专业的在校大学生。此信以表达我对您和志愿者们为曝光豫章学院所作努力的敬意以及您对我的人生产生影响的谢意。


2019年9月,拿着录取通知书的我初入大学校园。本是大好时光,但我的心理却留有阴霾。其实新闻传播专业,并不是我的第一志愿,对当时的我来说,这门专业甚至是一个比较陌生的概念。只觉得自己以后估计就是一个“笔杆子,”要去做记者了。在我的印象里那是一个终日坐在电脑前,麻木地写着言不由衷、与内心相违文字的职业;那是一个奔走于娱乐花边、搜寻八卦丑闻,出卖灵魂与良知的职业;那是一个只懂得批判、玩游戏文字空洞无用的职业……我开始在负面抵触的螺旋里沉沦,疯狂地告诉自己:逃离!逃离这个专业!远离这个职业!


但是,是您改变了我的认知,重燃了我对中国记者职业、对中国新闻事业的希望。


我认为您是新闻工作者里敢于发出“新声”的人。此“新”,非新老之新,而是新旧之新,让一件事在性质上变得更好的“新”。那是一种敢于与当今新闻业“流量至上”的主流唱反调的声音,那是一种把人们从“娱乐至死”的享乐社会叫醒的声音,引导人们摆脱对纸醉金迷生活的幻想与享受,把目光聚焦到客观存在的社会问题上来。您在《因为曝光豫章书院,我朋友被逼到自杀》的视频中提到过:“当你选择曝光一个充满污秽的行业,往往就代表着,你在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而我已经做好身负重伤的准备。”每每想到此话时,我的心灵都会为之颤动,“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精神,令我潸然泪下。“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百年前,李大钊先生呼吁知识分子精神觉醒、拯救愚民、改革社会、救亡图存的期盼,竟在今朝又有回音。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但令我感到欣慰的是人间不止有“恶魔”,还有“天使”存在。豫章书院被困学生们的生活已充满裂痕,你们却是裂缝中透进来的阳光,告诉他们人生还有希望。


所以,温柔和战士们,请你们坚持下去。


纵然你们的努力在二载的时光里没有得到警方的回音,一次又一次的“证据不足”让你们的喉舌日渐喑哑,但是你们的呐喊在心灵的回响上,是振聋发聩的。整个社会都正努力发声,“豫章书院”热度接力仍在继续。由冷眼旁观到参与宣传,由保持沉默到勇敢发生,“沉睡”的公众已经苏醒,他们也在爆发“新声”——敢于与陈旧腐朽、黑恶势力对抗的勇敢善良之声。你们的努力,并没有付诸流水!你们改变了这个社会!


当我看到许多的人写文章、做视频为“豫章书院”贡献热度时,我开始思考我可以做些什么?我不是什么网红大V,我在网上的影响力微乎其微;我也不是什么职业记者,可以深入调查,为你们提供证据。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我的声音太弱小了,宛如石沉大海,了无音讯……意难平!意难平!当我知道自己在大学校园里漫步时,却有同龄人甚至更小的孩子在豫章书院受苦;当我认为我的生活一片光明时,其实是你们再与社会的黑暗面作斗争。我享尽阳光,而你们直面阴影。至今日,我恍然大悟想要给予支持,却又生出无能为力之感。


偶然一刻,我想到了鲁迅先生在《热风》里写下的箴言:“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有一分光,就令萤火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中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尽我能尽之力,发我能发之声。如果在充满污秽的社会现实面前,人人都保持“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明哲保身的处世之道,那声音之“新”何在?公众之“新”何在?社会之“新”何在?我们可以如尘土般卑微,万不能如蛆虫般腐朽,自己在黑暗中苟且,却去旁观嘲讽那些比自己敢于与黑暗斗争的勇者。细想至此,那种无力感便消散了。


所以我执笔写下此信。


希望我微弱的声音能带给你们一份心灵的支撑。


桃翁(笔名)

2019年11月25


(校网「青春飞扬」文学稿投稿邮箱:qingfeiwenxue@163.com。共青团湖北大学委员会宣传部(青年传媒中心)期待您的来稿!)



『责任编辑:查泓印』
本文关键字:散文

上一条:【第三届摄影征文大赛三等奖】静湖 下一条:【第三届摄影征文大赛三等奖】河边漫步者的低吟浅唱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