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届摄影征文大赛一等奖】一串清歌
作者:文学院18级谭梨芳   来源:投稿作品    点击数:次   发布时间:2019/12/26
关键字 散文 一串清歌


1978年,祖父祖母还是农田里的一把好手,日日里的辛苦劳作勉强糊口,拉扯着一大家子人。那时祖父祖母生活的小村庄,除了黄土地,泥胚房,还有坑坑洼洼、弯弯曲曲的小路,几乎再无其他。土墙木栅栏,鸡鸭并人行。本以为如此的生活还要持续到下几代,实际上,小小的村庄已隐藏着巨大的变革力量。

“小路长,日子长;小路弯,把钱攒”,这是柏油路还没进村庄的时候常听到的歌谣。我出生在2000年,在我的记忆之初,那时的家乡依旧是土地土地土地,小路小路小路。虽然电视机、电饭煲等家用电器已一应俱全,我以为这是本来就该有的,殊不知,对于祖父母来说,这已是了不得的进步。大概在我五六岁的时候,小村里来了工程队,呼啦啦的阵仗简直不得了,小汽车、混凝土机,工程车......不得不说,这些对于我来说实在太新鲜。但过程实在并不享受。本来泥泞的路更加混乱,每日都在巨大的轰隆声中醒来,小孩子都被禁锢在家里不让出门,灰尘,泥巴,废渣简直破环了我的乐园。然而大人们却交头称赞,说着今天的进度,道着明天的新路。不知过了多久,在我看来,我都学会了乘法路还没有修完,实际上,十一个月,村里已是条条大路通各家。工程队走了,各种工程车也走了,废土废渣也不见了,只留下光洁的柏油路,踩上去,竟觉得脚底都是软软的。“要想富,先修路”,现在,我才明白,这是村庄走向富裕的第一步。“柏油路长,日子灵光;柏油路宽,行得直端。”村庄里日渐变多的车辆,也为村庄带来了新的力量。

“泥胚房,太阳高,也清凉;泥巴墙,寒风吹,暖洋洋。”曾经的村落住在低矮的泥土打筑的房子里,小小歌谣这样唱到。而到了2008年,突然有一栋漂亮的小洋房在我家对面横空而出。其实也不算横空,只是没想到,小小的砖块堆砌在一起,最终会变得这么漂亮。我有点羡慕,甚至想着要是那是我的家该有多好。没等我向父母表达自己的渴望,原来父母比我动心得更早。迷迷糊糊的一天清晨,家里的东西被悉数搬出去,我们住进了一个临时搭建的小帐篷,在一片轰隆声中,从小住着的小房子便化为一堆废墟。家里变得格外忙碌,进进出出,来来往往都是人,我可高兴了,虽然住在小棚里并不那么令我舒适,但每天凑热闹已足以让我忘记夜间的烦躁。好像没多久,我才做完一个梦,一幢小洋房已赫然出现在我眼前,虽然才是一个黑洞洞的框架。这时我也才发现,身边的邻居都和我们一样,在小棚里迎来了新房。装修的过程已记不得,等我有确切的记忆时,小村里家家户户已是窗明几净,花草满园。新农村建设,让小村庄焕然一新,当人们向低矮的平房告别时,又一个新纪元已经来到。“你家院子的红牡丹,我家院子的杜鹃草,好日子天天来报道。”从前只能劳苦,今天多了份休闲,种花养草,人们交流间已不仅仅是柴米油盐,更多了几分雅趣悠闲。

“一个电话打到家,事情全都告诉他。写信不如声音快,声音不如见面好。”通信方式一直都在不停变革。2010年,我已经是四年级的小学生,自认为是见过世面的读书人,因此对乡村里不能每个人拥有一台电脑感到沮丧和不满。然而又是在我的意料之外,网线通到了挨家挨户。我家从此迎来了信息生活,祖父祖母也对上网感到无限惊奇,最高兴的莫过于我,因为如此,方不至于让我觉得落后于世界。时至今日,无线网也是村里习以为常的物品,连我的祖父祖母也学会了视讯通话,每逢节假日,抢红包也玩得不亦乐乎。祖父祖母说他们做梦也没想到会有今天如此美好的生活。年过八旬的祖父祖母依旧改不了农种的习惯,尽管早已不需要那么辛苦的种地,但是祖父祖母仍然不停的教导我们,这是我们的根本。

今年已是2019年,我们的乡镇也有幸进入全国百佳乡镇,并位列46名,我确乎感到荣幸。曾经令祖辈们看不到尽头的疲惫与艰辛,在今天,已经由祥和安宁接替。时代与政策给了我们机会,一代代的小镇人也紧紧抓住机会,勤劳肯做才有了今天。清歌散新声,绿酒开芳颜,四十年的乡村巨变,七十年的风雨征程,时间开始的时候,新的歌谣已经准备就绪。



(校网「青春飞扬」文学稿投稿邮箱:qingfeiwenxue@163.com。共青团湖北大学委员会宣传部期待您的来稿!)


『责任编辑:陆怡』
本文关键字:散文 一串清歌

上一条:【文学院18级】四时不同 下一条:【历史文化学院18级】没能第二次踏进的河流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