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扬帆摄影征文大赛三等奖】星火
作者:生命科学院20级左佩文   来源:    点击数:次   发布时间:2021/01/08
关键字



“咳......咳咳咳......”是女孩的沙哑的声音。  

是女儿吗?她在哪里......她在那里!

雪白的面罩,连着雪白的粗管,通向雪白的巨大机器。黑色的夜,白色的墙,苍白的是她的女儿......

快让我过去,让我过去......可她动不了,挣扎,动不了......

苏醒。12点整。她立马起身打开了女儿的房门。女儿正奋笔疾书着。

“干嘛?”笔没有停。

“......早点睡啊。”

太好了。她呆呆地站了会儿。

  

七点二十就要在线上上早自习,正读高三的女儿七点才起,不过不知昨晚她奋战到几点。她早已为女儿备好早餐--番茄鸡蛋面。看着女儿大快朵颐的样子,她紧绷的心,终于放松了一点。

这些天,她睡眠质量都不太好。她听说,某某高中的老师感染新冠病毒去世;她听说,有些患者只能待在家里,因为没有医院有空床位了,结果,一家都患病去世;她还听说,有的患者正游荡在街上四处求医......

家里只有她和女儿。只能靠她去买菜。买菜,外出,遇上感染者,感染,传染给女儿......天哪,她不敢再想。可她也不能怪那些感染者,他们很可怜无助,亲临死亡,只能拼命寻求最后的哪怕一丁点希望。

她带着N95口罩出门了。没有私家车,她只能走路去超市--最近也要两站路的距离。她揣着3个大塑料袋去,拎着3个鼓鼓囊囊的塑料袋回来。手上被勒出深深的红印,N95口罩闷得她快要窒息,可她不能摘,更不敢摘。街上空荡荡的,只有零星的几个人,和飞驰而过的几辆轿车。武汉有这么安静过吗?就在一个月前,她还在和同事唠嗑,感叹生活无味。就在一个月前,这里还很喧嚣。现在,仿佛空气都凝固了,阴霾如灰蒙蒙的纱笼住这座城,林立的高楼大厦都掩不住荒芜。

她回了家,做好一切消毒,正好在女儿下课时做好了饭菜。

餐桌前的电视里,是钟南山。“钟南山与著名‘病毒猎手’利普金教授见面......”

“你看这完全不像八十多岁的人啊。”她看着钟南山健朗挺拔的身姿,不禁感叹。

“是啊。”女儿正狼吞虎咽着。

“无数医生护士写下请战书,赶往一线战场--武汉......”穿着白大褂的他们,正举着请战书。他们竖起的大拇指,他们眯起的眼角,他们露齿的笑--老实说,不那么好看,但是,是那样地令人心安。袭上心来的是,是暖流,与苦涩。

他的笑容,她丈夫咧开嘴的笑容,痴傻天真却又那么令人安心的笑容,浮现在她眼前。她无声地苦笑。

  

她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漆黑阴冷的夜晚。丈夫躺在白色的病床上,带着白色的面罩,通向白色的巨大机器,胸口还插着各种管道。行凶现场被围栏包住。警车上的红蓝灯随着警报声旋转着。作案动机明确,手法简单粗暴。病人因癌症去世,家属又无力偿还高额医疗费用,失控的家属一刀捅进他的左胸。

无独有偶,多少起医闹案件后,舆论四起,医疗制度、医患沟通、患者态度、医德等等问题被反思......可丈夫,已成为问题爆发的牺牲品。

  

“你知道为什么会长脓包吗?”这是难得的三人齐聚的晚餐,他边喝啤酒边问女儿。

女儿摇摇头。

“白白的脓是战死的白细胞,它们和细菌打仗,怕你被感染了。”最后一个字拖得很长。

“那你知道为什么会发烧吗?”他又啜了一口啤酒。

“不知道呀。”

“又是要和坏东西打仗啦。热起来了,你的士兵才更厉害。”

“喔!好神奇!”

她还记得,女儿恍然大悟的样子,瞪大了眼睛,红润又小巧的嘴巴嘟着,真是可爱啊。那时,女儿四岁。

  

“我吃完啦。”女儿起身去洗碗。她终于回神。

“吃这么快?”

“困啊,要去睡觉了。”

女儿眼下是浅浅的黑眼圈。

“老妈,我去睡觉了,午安。”

“午安。”她有点呆滞。女儿是在为什么而奋斗呢?

  

凌晨六点,她就看见女儿房间门缝透出的光亮。她敲了敲门,然后打开。

“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背化学、生物、英语,好多东西要背啊。”

这真是让她又欣慰又心疼。

吃完了早餐,她躺在沙发上,打开电视,音量尽量调到最小。可她也不看,电视的声音能让她稍微安心。她打开微信。同事朋友们的消息和朋友圈总是让她想起油烟味儿,谁老是借钱不还,谁的老公原来是这样的人,吃什么菜强身健体......现在不上班了,这油烟味儿更重了,却成了她休憩的缓冲垫。只是偶尔会有冰凉的水淋上头来--同事的朋友亲人去世了。

她刷到来自上海的医疗支援队的视频。她再一次看到那笑弯了的眼角。

她看到,医生护士,脸颊被勒出深深的红印;为了节约防护服,每人都穿着纸尿裤。她还看到,他们白天里安慰病人,晚上却在专门接送他们的网约车里哭泣。

难以想象,他们要面对多少痛苦与折磨。他们也会崩溃与恸哭,但他们永远把最好的一面呈现出来,因为,百姓们需要的是精神的顶梁柱啊。

她看到另一个视频。一位被治愈的老奶奶跪下感谢医生,医生连忙也跪下把她扶起。她明白,医者本心--就像丈夫做的那样--他们怎么会因为年龄、阶级而抛下任何一个人?

疫情以后,医患关系应该会好一些吧。

忽然,她刷到女儿的动态。“我真的,好感动,为这些英雄们。他们不远万里,来到抗疫第一线。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与死神抢人。他们救死扶伤的大爱,不会被岁月磨平,他们奉献拼搏的精神,将如星火传递。”配图正是他们的笑容。

她到底想让女儿做什么呢?

她从来不会像一些父母一样,告诉女儿,医生薪水高,工作稳定,受人尊敬,就是累;老师薪水还行,工作稳定,受人尊敬,有寒暑假......所以你以后就去当医生吧,以后就去当老师吧......

她怎么忍心,扭曲孩子的初心?

可是,医生要面临什么?垂危的病人、无助的家属、面临死局的无力,现在,还有失控的凶器。作为母亲,她想给予女儿的,不过是安稳平静的生活。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她曾问过女儿,以后想做什么。那时女儿读高二,她支支吾吾,最后说不知道。

但是,“如星火传递”这几个字,她当然懂得。

  

“爸爸,生病的人是不是会很疼啊?”

这是阳光灿烂的一天,森林公园里,树木葱茏。女儿踩着金黄的阳光的碎影。

“是啊。他们会很疼,疼得睡不着,疼得在地上打滚......”他怅然地望着山路蜿蜒的尽头。

“天啊!那好难受啊。我摔地上就好难受了。”

她相信,当时女儿纯粹的黑眸里,一定有着露水般的温柔与晶莹。

“我也想当医生。疼很难受,我不想看别人难受。”

丈夫笑了。

“英子,我们的女儿肯定会很有前途的。”

  

今天是清明节。每一年的这一天,上天似乎与她们同悲,雨水淅淅沥沥,缠绵难绝。在餐桌上,他的黑白照片前,她们点上一炷香。

“老公啊,今年女儿就要高考了,你要保佑她考好啊。”

橙黄的香火轻轻跃动着,燃烬如星火扬起。

“乖,想让爸爸保佑你上什么学校?”

“我还没想好呢。”

“诶呀,那先定个小目标,华科同济怎么样?”她坏笑着看着女儿。

女儿一瞬间愣住了,睁大了眼望着她。

袅袅轻烟渐渐弥散,长香悄悄抖落了几寸灰烬。

“谢谢。”

......



(校网「青春飞扬」文学稿投稿邮箱:qingfeiwenxue@163.com。共青团湖北大学委员会宣传部(青年传媒中心)期待您的来稿!)



『责任编辑:邵梦凌』
本文关键字:

上一条:【重启·扬帆摄影征文大赛一等奖】早霞在望 下一条:【第四届摄影征文大赛三等奖】誓言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