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扬帆摄影征文大赛一等奖】早霞在望
作者:文学院19级杨琴   来源:    点击数:次   发布时间:2021/01/08
关键字


夏天的风呼呼地吹,泛黄的笔记本内页哗哗地响,几片叶子从头顶的槐树上掉下来,绿色的叶子,划过笔记本的边缘,坠落到他的脚边。阳光真是太刺眼了,他察觉到剧烈的日光被风吹成一条一条的,扭曲成他梦到过的奇怪图案,光是有形状的,带着诡异又迷人的色彩。他仿佛陷入了混沌之中,眼前一切都虚晃而过。


今年太不寻常了。他随意抄起笔记本走出运动场,一个扎着高马尾、身穿红白运动服的女生刚好从他面前跑过,他看见她的侧脸在阳光下发光,一颗晶莹剔透的汗珠沿着她的下颚角滑落,悄无声息地消失在风里,一晃而过,轻飘飘地恍若一阵肆虐的狂风,并不平静地敲击着他的大脑,仿佛要敲出一首绝妙的曲子来似的,他不由自主地哼着一曲小调,轻快的音调断断续续,很像他画在本子里的颤抖的线条,一下接一下地抖动,他的心里痒痒的,不禁笑出声来。


画画......他画了什么,他看不懂,空白的笔记本里有很多他自己也说不明白的草稿,凌乱的线条交错在黄色的内页,交错在他的脑子里。也许......是,一架飞机,一艘船,至于飞机要到哪里去,船上有什么,他一概不知。


他只是一个破画画的,连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文字描述对他来说极其抽象,他通过奇怪的线条和色彩把抽象具体化,把一颗流光溢彩的珠子画成一块烂石头、把一件华丽精致的裙子画成赤裸直白的吊带短裙,或者,他看到的太阳并不是圆形的,而是没有形状的、颜色复杂的变化体。他的本子里都是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没有人能看懂那些东西,包括他自己。


“你知道朝霞代表什么吗?”早上遇到的晨跑女生问他,“你这么会画画,一定是个很感性的人,至少对世界的观察很敏锐。”


“应该是太阳初升时的云彩,从东方开始。”


“没问你这个,”女生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朝他侧了侧身,烦躁地用习题册扇着风,“你天天都看日出,早上在那边画画,不会觉得无聊吗?看朝霞的时候就像一尊雕塑,是生硬的,就和你的回答一样无趣。”


“如果你也觉得晨跑有趣的话——”他没再说下去,手里铅笔的笔芯突然断了,手腕一歪,纸上划过一条裂痕般的线条,刺啦啦地扒拉着他的心。他像哽住了、哑了,一下子就丧失了语言功能,大脑一片空白。


他突然惊醒。原来只是个梦,梦里那个女生的马尾撩过他的脸,他只感到尖锐的疼痛,他开始问自己:“我在做什么?我画了什么?朝霞代表——?朝霞是谁?是个人吗?是首歌?是幅画?”他抓耳挠腮,屋里的猫发出虚弱而慵懒的喵叫,有气无力。他只觉得灵魂已经游荡在窗外蒙蒙亮的天空中,沾染一身冰凉的露珠。


他路过学校的运动场,几个少年正在打篮球,暖色调的朝阳色铺在他们的皮肤上,他突然想到了爆竹,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地炸开在空气里,炸开成夜晚的星星、热烈的烟花。原来他早就毕业好多年了,篮球在阳光下被传来传去,在空中抛出的优美弧度比他的线条流畅不少,他有些挫败——他只是一个破画画的,他什么也不是,不年轻,不活力,没有希望。


他坐下来,坐在草坪上,看日出,看朝霞,裤子上沾上一些晨露,皮肤上的水露渐渐被体温蒸发,真是个可怜人。接到了一个电话,他不想接,又想起来老朋友换了手机号,不知道是不是这个陌生的号码,或者仅仅只是诈骗电话而已,他不耐烦地举起手机,很想把它扔出去,扔进岩浆里,扔进宇宙,或者扔到太阳里去。


“是肖霄先生吗?您好,我是星光杂志社的编辑,我们杂志社举办的绘画征稿大赛您得了第一名,恭喜您,后续我会把奖金给您打过来.......”


他什么时候投过稿,参加过比赛?就他的画?他忘得差不多了。


“我画的是什么?”


“船,一艘船,正扬帆起航,在阳光下,在朝霞下,整幅画都充满了希望。我们都被您的画打动了......”


他什么也听不见了,篮球在空中挡住了刺眼的光,越来越大,像一颗陨石,他呆呆地愣着,嘴角挂着一丝微笑。篮球砸中了他,他感到世界在旋转,眼前漆黑一片。


“你好吗?老师?老师?”


谁?谁在叫他?


他睁开眼睛,光可真刺眼啊,夏天风里的热浪中行驶过一条古旧的大船,如同一只蓝色的鲸鱼,他隐隐约约看见有一艘船,由凌乱线条和古怪配色组成的船穿过云层、穿过橙色的朝霞,到达炙热的太阳。船驶过的痕迹是一条又一条纤细的彩虹。他努力回想着,眉头舒展。


“老师,你还好吧?”有年轻的面孔凑上来关切地问他。是刚才打篮球的少年们。他有点嫉妒,他们都如此充满朝气与活力,环绕着太阳皆是无限希望,他们就是那朝霞。那他呢,他已经不年轻了。原来他不是这所高中的学生了,他是这些学生的美术老师。


“我画了一艘船。”他睁大眼睛坐起来,额头上被砸出了红色的印子,可他一点也不疼。他看见云层变成海浪,一只又一只鲸鱼在里面穿梭,他驾着一艘破船,带着他的破笔,他站在船上,观赏日升日落。


他们是希望,我也是希望。乘船的人和浪花们一样了不起。学生在朝霞中化作汹涌澎湃的海浪,他们迎着光不停地跑,奔赴一个又一个神秘的明天。他的铅笔画呀画,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画好一艘船。



(校网「青春飞扬」文学稿投稿邮箱:qingfeiwenxue@163.com。共青团湖北大学委员会宣传部(青年传媒中心)期待您的来稿!)


『责任编辑:邵梦凌』
本文关键字:

上一条:【重启·扬帆摄影征文大赛二等奖】月亮摧毁之后 下一条:【重启·扬帆摄影征文大赛三等奖】星火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