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睿讲坛第195期:聂文
作者:   来源:    点击数:次   发布时间:2018/12/06
关键字

今天天气特别差,最近感冒了,我尽可能的以自己最好的状态呈现。

从编导到摄影,然后做很多的纪录片,从中需要做很多准备,我遇到了古琴,然后跟古琴有很深的渊源。我跟古琴接触有十多年的时间,在古琴当中获得很深的体验。在诵读方面,不久前我跟湖北美术学院有一个叫沈伟的老师,他是一名美学博士,专门聊到我国的教育,没有“育”,只有教学。我们在学一项技能,包括我们的播音主持,只是一种技能,未来不希望我们每个学生发出来的声音,比如说朗诵“清风入弦”这四个字,如果每个学生都是“清风入弦”,他就会成为一个机器,还有的人是清~~~弦四个字,有不同的内心体验。今天不算是一堂课,更多是交流,把它比做一道菜,它是全家宴,有荤的有素的,有各种东西。我相信今天的时间不会浪费,大家会有很多体验。

再说到题目“清风入弦”,源自清代徐上瀛写过一本书叫《溪山琴况》 ,他用二十四个字来诠释关于古琴音乐审美的一些标准和要求。这个“清风入弦”是其中一段文字,“每山居深静,林木扶苏,清风入弦,绝去炎嚣,虚徐其韵,所出皆至音,所得皆真趣,禁怡然吟赏,喟然云,吾爱此情,不絿不竞,吾爱此味,如雪如冰,吾爱此响,松之风而竹之雨,涧之滴而波之涛也,有寤寐于澹之中而已矣。”大概意思是,很安静的时候住在深山里,有清风来袭,与世间的炎嚣隔去,达到很安静的状态,然后慢慢的虚徐其韵,得到的才是知音。

所以美学是什么,是我们对事物的不同体验。我们经常说的“境界”,美学里有含有境界。

接下来进入主题。为什么会谈到这个话题呢?现在朗诵太多,各种各样的风格流派太多,到底什么是好的朗诵?其实诵读就是说话,比如播一条新闻“习近平参加G20……”也算是诵读,诵读一定不要局限在读一首诗歌。诵读用什么去诵读?用人体哪个器官?学生:“内心”、“口腔”、“丹田”、“大脑”、“面部表情”。诵读一定不只是靠声音。前不久我去上海,与一个香道大师聊天,他说香是以什么器官去感受,很多人会觉得是嗅觉或者看香,他说是听香。试想一下,当我们听香的时候,我们没有关闭其它器官,感知依然存在,所以感知很重要,好的朗诵从听觉开始。

听什么?接下来慢慢跟大家诠释。这幅画里有什么?学生:“山水”、“树”、“桥”。这里不要仅仅看到一幅绘画,它是由不同的色彩、层次呈现的。每个人看到的都是不一样的画面,有人看到的是具象的,有人看到了一种心情。这就是我想要表达的什么是朗诵。这幅画是唐代的,目前存放在台北故宫,叫十八学士图。看看画里的雅士在干什么?这个在品香,这个在赏画,古人叫挂画。既然是文人雅士,就有文化的品味在里边,文化的品味,决定这个雅士雅不雅。比方说用到的桌子、几案,比方说什么人在什么环境做雅士,这就是文化。可能在香炉方面都会有不同的变化。通过绘画了解不同的人、内心的状态。因为一幅画一个字表达了他的某种心境,以及他的文化内涵底蕴,所以好朋友在一起会有圈层,古人也有,不是什么人都能在一起。

所有这些讲到的其实就是趣味。然后这个地方我特意用了一幅画,就是因为朗诵一定要大量的内心里面的一些东西,所以我建议大家多去博物馆去欣赏绘画。这幅绘画是我们明末清初的一位大画家朱耷,他所画的是一只鱼,我们讲这个鱼它凭什么去听?靠什么去听,也没有耳朵,对不对?他是听神的,听的是韵。注意看“韵”这个字是声音的音,然后平均的均。所以声音要达到一个合适的状态,这个才能够称之为叫韵。那么韵又是什么呢?我们在听韵的时候就让很多人听起戏,它不是说是去看戏,变成听戏,所以今天我们一直在讲听对不对?听就是我们的朗诵,所有东西从听开始。要去发挥的不光是我们的耳朵,更重要的是内在那种感受,去听戏,听他的很多细节信息,包括文字的内涵。
 
我们经常会说一听这嗓子不错,其实嗓子只是最表面的产品,没有听到内容。我在后面会跟大家讲,其实韵就是什么呢?音高、力度和音色。我们去听的时候就是在判断它的音高力度以及音色,就是同样从一首诗开始。“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对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从这个里边大家可以听力度,其次是音高。刚才我们就讲到琴韵,当我会让大家去听一首琴曲,去慢慢去感知这些东西。

从现在大学开始,我们就要多去接触这些文化的东西,古人讲琴棋书画,琴是修为自己的,你可以来听,即使不会弹,仅仅是他给自己定的,所以高山流水觅知音是俞伯牙在那里弹,突然找到一个相契合的人,钟子期,于是他找到知音。他不是说我弹一首高山流水,你来听听,不是这样的。所以包括我们去做诵读,一定要有自己的那种内部的东西去感知,然后在这个过程当中就一定要有自己独到的东西,不要人云亦云。所以我们会讲琴韵。明代,你看冷谦,他有个琴声的18话,轻、松、脆、滑、高、洁、清、虚、幽、奇、古、澹、中、和、疾、徐。然后比方说我们在未来在诵读一篇作品的时候,能不能在这个过程当中把它表达出来,但是这个还不够。其实我刚刚讲到的徐上瀛的《溪山琴况》,我的整个这种创作的过程,当然我可能还真是从听琴开始的,十多年以前听琴开始,我觉得我的整个表达方式我配了很多的纪录片、专题片、新闻,包括主持很多各种各样的节目,直到我也在给很多的琴家,在北京国家大剧院去主持,主持他们的一些关于古琴的一些雅集。然后在这个过程当中听琴以后,可以说让我整个的在速度方面发生巨大的变化,这都是琴给我带来的。其中很重要的就是关于《溪山琴况》。大家注意看一下,我是怎么来读这24个字,大家听一下;和、静、清、远、古、澹、恬、逸、雅、丽、亮、采、洁、润、圆、坚、宏、细、溜、健、轻、重、迟、速。

也许在你们心中这是一个很简短的一个句子。但是首先我们不是面上,而是内心。然后它通过声音去营造出来,内心里面一定要找到一个体验以后再去做表达。一定要听到内容,多重复几遍。那接下来我就会让大家来听一段《梅花三弄》。

有没有人能够感受到梅花三弄它其实是一个旋律,它用到三种不同的表达方式,以表达他所看到的梅花,以及从梅花步入枝头、含苞带血的那种状态和感受,然后他用到了很多细节的变化,情绪的变化。所以中间没有打断,很长。然后这个过程当中每个人收到的体验,不管是什么体验,你尽管就收了,不舒服的听着好烦,然后听的很舒服也把它收了。所有的这种状态,今后我希望大家回去能够把这个曲子反复的再听上三四遍四五遍甚至十来遍,还去听叫李祥霆等等这样一些老师。尤其我觉得在湖北大学的学生,尤其在湖北这个地方,又在高山流水觅知音的情怀,我觉得大家对情调做一个了解,以后有机会我再看,而且其实一个琴哪到了段,我们把它称为叫一床琴,琴是半个文物企业,然后琴里面有人有天有地,大家可以去了解一下,有流水,有山岳,就在一张琴上面,把所有的天地全部集中在一起。包括还有很多例如伏羲式、仲尼式,于是各种不同的这些古代的,我们称之为叫伟人的,都用他们的名字来命名,作各种不同形式的琴。
 
所以琴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玩意,可以做多种内容,刚才我们就结合这个琴跟大家聊了聊韵。其实韵的真正内涵是什么?这是我从喝茶的状态当中,我想喝茶。比如说岩茶叫岩骨花香。岩韵。那么韵是什么?他们就走了这么一个流程和体制,叫
本源、载体、诱发、感知、体用、般若。到底什么是本源?我们说到朗诵,诵读的本源是什么?谁能告诉我?文字,对吧?好的诵读一定要来源于好的文本。文本不好,当然我们可以用别的方式去处理更有味道。我曾经有一次在一个朋友那读菜谱,读的人家泪流满面。但是这就是跟我后面的载体诱发,我怎么去感知,以及我身体如何去体用发出的般若。
 
般若是什么?有没有谁知道?我们经常去寺庙里面会看到这两个字写在墙上,对不对?般若,它前面是般若波罗蜜多,然后成为心经。这个般若是什么呢?般若是梵语,翻译过来是制度。渡人到彼岸,做任何事情没有好坏对错,但是唯有智慧这种处理方式才能够渡人到彼岸。我觉得从学生开始,大家有这个了解,所以般若才是我们最终所诵读传递的美的美那个终极。
 
我们称之为叫精神或者灵活,要走到那个状态,好的诵读才能够呈现这样的状态,而不是声音多漂亮,嗓门多大。其实诵读就聊到一个关于趣味,那我们也聊趣味,就梁先生说的一句话,“我是一个主张趣味主义的人,倘若用化学化分这件东西,把里边所含的一种元素叫“趣味”的抽出来,所剩下的只有个零了”,就是梁实秋在他作品中提到的。其实很多东西我们一定要找到区别,诵读的区别在哪里?

到底诵读的趣味在什么地方?有没有谁能告诉我诵读的趣味是什么?包括你们学播音主持的,我为什么要学播音主持?他的趣味在哪里?对传递情感是有趣味,还有学会更好地说话,也是一种趣味。“体会声音在不同情境下的变化”。我很多年以前去在广州曾经听过一个法国女演员,在广州举办一个读书会,整场大概有一千多人。她一个人坐在一个黑暗的地方,一盏灯,读杜拉斯的《情人》,我不懂法语,但那个晚上我觉得我很享受,听她的声音、节奏的变化,我收获到温柔、甜蜜。然后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会感觉到内心的纠结,情感的撞击,人与人之间的原状情愫,这就是更高级的东西。中文一旦说出去以后,大家都知道有坚守、宏大、自在、自信。所有这些都是我们去传递的,我们的诵读应该去给的这种体验。所以我把它总结了,其实未来大家还有很多的趣味,我把它总结出了这样的六个趣味。然后待会我们结合区位重点给我讲解,首先是情感的表达,然后交流互动,视觉影像,文学赏析,文学赏析是最重要的,是我特别喜欢的,然后我们结合六大趣味来给大家讲。

首先是情感的表达,我用了这么一幅画,大家能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吗?是鞋垫,为什么我用鞋垫?过去我们穿鞋垫是穿在脚上,我们都不知道他穿鞋垫没有,但依然要把它做得很精致,很漂亮,依然需要一针一线。所以可以告诉大家,情感哪怕藏在心里最深的地方,我们都不要忽略它,都要细心去打磨。所以一个好的作品,如果我们都没有动情,他都没有打动我,这个作品你给到我,我没有体验。哪天能够触动的时候,我再去把它录下来,当然工作有时候是没办法,你得去找,但是一个真正想读的作品,一定需要情感体验。
 
所以千万不要忽略情感的培养,尤其是现在。孔子说“无情何必生斯世,天下谁人能无情。”每个人都需要情感,但是这三个字才是真正的情感表达的最高级。这是它的标准——思无邪。我们怎么理解思无邪?字面理解就是我们的想法,思想是没有杂念的。但是真正的思无邪是什么?真正思无邪是当我们进入这个作品的时候,我们的出发点是什么?比方说现在有很多朗诵,我读了这个作品以后别说认识,我一朗诵马路对面的人都会瞅我一眼,我一朗诵那个底下打瞌睡的人被吵醒,还有因为我读的这个作品,它让我想起我的妈妈;这个作品让我爱上一个女孩;读这个作品,我能够多吃两顿饭;读这个作品,我感受到普通老百姓的疾苦,到底什么是你的那个出发点。这个就是思无邪,所以诗经里面有风雅颂,所以当我们接触到一个作品时候,把这三个字在我脑海当中呈现出——思无邪。当你的那个出发点有杂点的时候,就不要去想。这就是诵读的美学,是一种要求、一种标准。还有一个就是施教的一个重要内涵,修身情感中庸中道。比方说我举个很简单例子,“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它不中庸,没搞清楚到底要说什么。而是“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有这个才有后面的。“高堂明镜悲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我们在做这种表达的时候,一定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去去表达,而不要为了去引发所谓的一些东西,所以古人很讲究,孔子讲礼义廉耻。为什么我要在这讲这几句话?有很多人他的朗诵,我刚说了有杂念,他都不知道什么为一种标准,这个标准是内心的标准,所以我们要一定要学会“知耻”,所以在这个地方特别强调“耻”,它也是一种乐趣。很多东西,比方说他的穿着,他的打扮,他站在舞台上的状态等等一系列,甚至呈现的状态,他们没有“耻”,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会影响到美,所以情感表达这个“耻”很重要。自己和自己的真活在一起,把这些东西作为一种情感表达的一种累积,自然而然地我们在做的表达就会不一样。

接下来我们听一个作品,我今天没有放别人的作品,通过我的作品余秀华《我爱你》。我是在一次很偶然的机会,在窦文涛的节目里面看到余秀华故事,那一刻我的情感同她契合,用了那样一种状态去读这个作品。

我们在处理这一类作品的时候,我们的情感不能去大开大合,我要把自己幻化成余秀华那个人物,所以内心里面我会自信很多,而且当时有卑微、有些怯懦等等这样的一种情感,你放在作品诵读当中,甚至气息都不敢用了。一定是切身生活他的那种状态,所以你一定要跟这个人物的这种情感结合在一起,才能够去很好的呈现一个作品。
 
那么接下来我们大家看几个绘画,不知道能收到什么样的情感,不要讲你看到什么,我只想知道体会到什么样的情感。这幅画目前在世界上拍卖的排在第三位的价格,是一个美国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画作。他实际上是个油漆匠,他的绘画完全都是用油漆这种色彩,它引领了从美国当时很多抽象绘画的一些特点。所以我们看绘画时看什么?可能很多人看到这个画里面不知道是什么,你看了半天,根本不知道这个说什么。当你有比较以后,知道他在说什么了。我们好的诵读也是一样,当我脑子里面呈现的是这样的东西,我们去诵读,呈现出来的就不一样。

我们再看伦勃朗老年的作品,这个作品存在美国的博物馆,很多学绘画的把这个作为学习,去看他的东西。这个是他老年的,谁知不知道伦勃朗的整个的历史。他早期的时候,每天求他画画的人不断。我们看他早期的绘画,我可以选择一下,这是德国朗早期的内容。如果大家有机会去博物馆里面去看,往荷兰,西班牙,意大利去看,画里的女士的腰呈现出来的叫“得意忘形”。湖北话叫得瑟,就是你看这个主题,有一种扎实。

我前面做了很多铺垫,我的核心可能到后面还没有出来。大家知道包浆,一个好的家具,这个包浆不是一天磨出的,都是长时期的,这个才是最有味道,就是看它在整个人的成长过程当中怎么去体会,他接触到什么东西?你有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些东西,能够让别人告诉我?

接下来我们讲的第二点就是叫交流互动,我们会有很多绘画,这些东西都是我们的作品和以往不一样,我所说的有价值的。然后这个作品是意大利文艺作品,有三杰,米开朗基罗、达芬奇、拉斐尔。拉斐尔就是因为这个作品,当时意大利可以看到他进入到神殿当中,可以在神殿下葬。因为这个作品,他成为了罗马教廷把它奉为神灵的画家,它远远高于达芬奇、米开朗琪罗。然后这个作品大家注意看,这个作品叫西斯廷圣母。这个作品现在藏在什么地方呢?藏在德累斯顿,一个公开的博物馆里面。然后在这个博物馆里,我13年的时候专门开车到这个博物馆里面去看。我为什么要把这个作品拿出来给大家做展示?而且还放在交流互动的环节里,其实这个作品里面没有说任何话,在那里面也能看到圣母玛利亚在做一个什么样事情,要把耶稣交给别人,但是从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能不能感受到。如何去感受圣母玛利亚她的这种状态,有很多的细节,大家去看,圣母左手把圣童托在外,她的右手,就把它死死往里抠,如果能够看到原作的时候,它是有肌肉的,感觉是这个手往里抠,它是很复杂的纠结的情绪在里面。另外注意她的脚,她的右脚向前,她是一个奉献的状态。所以通过这个画面,就是当一个人往那一站,他的生活,他的形象状态就已经在这里了。就往这一站,我愿不愿意跟大家讲话?即使我再咳嗽,我仍然控制自己不咳嗽,表达的意愿是什么?我得尽可能把自己往外掏,这就是交流互动。

我怎么去互动?更重要的刚才我们拉菲尔,是因为他画的这个人物,以前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关于事物的形象,但是因为这部作品,今后罗马规定圣母玛利亚就这样了,这就是圣母玛利亚的标准像。所以从这个作品当中,我们从人物的形象,人物的状态,就能够感受到他内心比较复杂的情绪。如果我现在不跟你讲,你去看,你能看到什么?那么接下来我用一个琴箫的互动,大家注意要听什么?一定要听萧和琴。这是两个乐器,琴应和萧还是萧应和琴,结果是双方都有很多的合作,合作的过程当中怎么去关注?萧会时不时的给琴一些空间,琴也会给萧一些空间,既同步又参差,你抑我扬,你顿我挫。些东西我们听了之后会转化到身体里,对我们以后会有很大的帮助的。这个其实就是包浆。这些看似不经意的东西,如果有一天去读一个作品的时候,这个声音突然焕发出来,你就知道那应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去呈现。

所以交流互动会谈到我们人生的三重境界,这是对我很大的帮助。我先来给大家分享尼采。他讲过人生的三重境界,第一重是骆驼,第二重是狮子,第三重是婴儿。因为每个人有不同的理解,站在诵读的角度,首先就是我们现在作为学生,骆驼是什么?你要走很远的路,你要忍辱负重,需要把驼峰大量的积累,积累完了以后,我们才能走很远的路。所以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积累,不停的看书、听音乐、欣赏绘画、与各种不同的人交往,这都是一种积累。然后第二个境界成为狮子,就是要敢于把你所学到的这些东西像一个王者一样去做展示,到最后恢复到像孩子一样的天真。我们说赤子之心是天真的、松弛的、不紧的。有些人会很紧。我们可以去观察身边有些人是紧的,从他的面相到身体都是很紧的,因为他没有让自己成为一个孩子,因为在一个新的环境里面我不适应,在这个环境里头我不知所措怎么办?于是乎他就变得很紧。当你在熟悉的环境里面,你自然就放松了,对不对?但是一个好的诵读,自然而然地一上来,就要进入到一个放松的境界,你必须要有这么一个过程才能放松。

丰子恺是弘一法师的学生,他也有三重境界,首先是物质的,然后是精神,再次就是灵魂,今天又一次讲到灵魂和精神。其实一个好的优秀的诵读作品,包括我们未来去播新闻,去做采访,去读一些散文,最终你是要通过这个作品去让人收到灵魂深处的那种体验,这个才是最好的作品,而不仅仅是为了我嗓子好听,我站在舞台上多美,我的服装我的表情,不是听完以后让别人把你忘记,而是这个作品已经深深地扎根在它的灵魂当中。这都是我们需要去努力,包括我现在一直在朝这个方向去努力,如何进入到灵魂。

然后是两个作品的对比,上面是美国一位画家怀特画的一幅作品,叫《克里斯蒂娜的世界》。讲的是一个残疾女孩,然后爬行到屋子的这样一个过程。然后下面这幅作品是因为这幅绘画太有名了,很多人就去摆pose去照相。大家可以比较一下,下面的这个女孩和克里斯缇娜这个女孩的身体状态。看一个正常孩子,她的手的状态,她的头发,下面这个身体的状态,很不自然。所以我们刚讲耻,她只是为了一张照片去摆拍的,她的状态不对,根本没有体会到克里斯汀娜一个残疾的女孩子的状态,你都没有进入到他的身体状态里面去,你怎么能够呈现出一个好的状态?

下面这个作品也是源自于绘画,这是一个美国的演员斯嘉丽,她演的一部电影——《戴珍珠耳环的女孩》,左边是原作。注意看她俩的眼神,大家知道这个戴珍珠耳环这个女孩是什么身份吗?以前那个画用的矿物质,她是研磨的小姑娘。你看她的眼神,为了画画带了太太的耳环,所以这个女孩呈现出的那个眼神是怯懦的、闪回的。而斯嘉丽,好莱坞的大明星,她的眼神多么挑逗?所以这个电影我看过,这部原作我也看过,其实我为什么拿这个来做比较,就是想探讨我们怎么能够进入到一个作品的真实的体验当中?

余秀华到底是什么样的状态?或者李白是什么状态?席慕蓉是什么状态?巴金是什么状态!等等一系列的这些人,你去接触他的作品的时候,他那一刻是什么状态?所以我们在总结一篇作品的时候,一定要知道,比方说荷塘月色,不要仅仅就知道“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漫甜甜的叶子”,这句话是很美,但是要结合起来,当时的朱自清是什么心态?他希望逃离逃到什么地方?你再去处理这个作品就会不一样。

我前不久做了一个专题片的配音,我不知道大家能听出来这个作品和刚才余秀华作品是有区别的。还有一个我在读这个作品的时候,其实我是没有画面的,一句话都没有。早期的,80年代,我当时的创作是什么?我在配音的时候,这边有个电视机,然后我们看着电视机去配很多的专题片。当时是这种状态,现在没有了,除了给电视剧配音以外,对口型要有,电视剧现在很多专题片的配音是没有这样一个创作过程,完全就是文字稿的,甚至这些片子我都没看过,那我就可以去配音。那么这个时候就面临一个很重要的,就是我脑子里的画面。很多时候我们都会没有画面,甚至我们朗诵一首诗,对不对?去读一篇散文都是没有画面的,它就是文字。但是我怎么能够让大家读的有画面感,那么就需要一个情景再现。所有的这些情景再现就源自于我大量的积累。所以整个这样一个运作的体验以后,你就可能去表达尝试。

有一次国务院一位参事在聊天,他谈到犹太人和中国的教育。我们孩子回到家,妈妈会问考试怎么样,我考了九十分,还不错,再次努力。但是一个犹太的孩子在家里,妈妈会问你今天有没有一个好的问题?以色列是一个特别棒的国家,虽然自然条件环境很差,但是很了不起。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所以人一定要学会逆水行舟,你才能往高处走,所以要学会问问题。“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着甜甜的叶子,属于声音对不对?然后孩子蜡笔画的,他一定是在这个地方很快乐的,你看出来得清清澈澈的,你把眼闭上,“荷塘上面弥望着甜甜的叶子”,你看他一定跟大人这么说话。情绪声音幼稚的状态。情绪、画面声音的运动,等等一系列这些构成我们的丰富的状态。所以这些包括脑子里面有没有画画出现的那种感觉。

我现在看好多东西有好多问题,其实有时候我们把自己的东西拿出来,自己再看可以发现很多问题,如果我还在欣赏我的话,我觉得我在倒退,我发现很多问题证明我又提高。我为什么拿这个作品来跟大家讲文学作品的赏析?《山鬼》这个作品,不知道大家对屈原的作品有没有了解。很多人会把这个作品当成男欢女爱,当成这样的追求。当我在接到这个作品的时候,我在创作的时候,我发现不是这样的。其实是对于国家、对于帝王深处,他郁郁不得志、不得重用的那种情感意味,希望能够得到楚王的垂青。假如说我们把这个作品分成男欢女爱,道德情感也是完全都不一样。若有人兮山之阿,披薜荔兮带女萝”最后屈原是不得志跳汨罗江。所以在他的情感体验里面,他所要表达出来的实际上是那种君子的怅惘。国君什么时候能够招我为国家去尽忠?这种不同的情绪的把握,才能够决定我们在这个作品当中是以什么样的情感,或者去这种看画面等等。当时为了这个作品创作,我开车到一个地区帮一个企业做扶贫,在山里面有竹子,我专门到竹林里面走一下,感受它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然后感受所有的这种创作体验要源自于什么? 要用声音,而不是关在屋里看到这个文字。而且我没有讲现代诗歌,因为古代诗词更要求你要对这个作品做详细的了解。包括我前不久创作一个作品,还是屈原的。然后这个作品我也不太了解,把它抄一遍,然后再去读,这样在进去录音的时候,你就会一气呵成。因为你知道每一个字背后是什么?每一句话背后是什么?总体的情感体验是什么?只要往那一站。他所说的情感,里面不光是哀,它里面其实还有怨,同时还有自己义薄云天的高洁,还有对帝王身边那些阴晦之人做抨击,所以整个作品里面情感它就丰富了,不是单一的。所以作品来了以后,我们怎么全方位理解,而且站在这种文学的角度当中去体验以后,你会觉得好有意思。至少我是这么理解,我不知道未来你们能不能也体会到那个趣味。

包括我特别喜欢苏东坡的,还有一个作品叫是《赤壁赋》。“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这个里面有很多哲学的思想在,包括那句话,“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每个人接受东西是完全不同的。你是否真的“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其实取之不尽源自于大自然的东西,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你有没有那颗心去收?你能不能把它说出来?所有这种才成为气质的支撑。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是来支撑我所有的,不光是诵读,其实人生就是一场诵读。

我们走在大街上,一个微笑难道不是诵读?与同学之间的一段友谊难道不是诵读?但是有的人他的境界分离了以后,他会跟谁相处都不舒服。有些人他可以跟人相处得很融洽觉得很舒服,是因为他把诵读这个事儿变成了路,在每一个文学作品当中,让自己的风景越来越“思无邪”,越来越有韵味,越来越与众不同。而不仅仅是我的声音,嗓子大,“君不见黄河之水”,其实是后面的三个字,是“不复回”,岁月就这么过去了,你能抓住谁?

所以我前不久在一个一个活动上讲过一个故事,讲苏东坡和佛印,包括黄庭坚。黄庭坚写了个字,佛印说俗,然后黄庭坚就觉得挺奇怪的,我怎么就俗,但是因为佛印说的,他问怎么解决。于是佛印介绍一个好朋友,晦堂禅师。黄庭坚到那去一学三年,除了打扫坐禅喝茶,啥也没学会,他想知道怎么把字写得不俗,禅师看他郁郁寡欢,于是一挥手,一起到后山去。这个时候木樨花开,他就问他“汝闻木樨香否”?其实那个东西在是一直都在,只是你没有用心去修道。那么我们生活当中的很多东西,他都是为我们的诵读在做准备。如闻木樨香那个味道,其实在有些人就过去了,但有些人用心,不知道你们今天是否闻到木樨花的香味。

接下来是巴赫小步舞曲,这是一种节奏,还有昆曲里的散板。因为不知道唱什么词,假如说知道唱什么词,像过去的那些老戏一样,他真的是把这个戏搞得很熟,比方说我喜欢听梅兰芳,哪一天梅兰芳有变化我都能听出来,很细微的我知道这句话是怎么唱的,韵致到底在哪里。
 
刚才我这个主要讲什么?其实这一段更重要的是我们怎么去体会节奏,像刚才我们听到巴赫的节奏,还有中国传统戏曲,那么这个散板代表着什么呢?有时候比如我唱戏,我有一个专门的老师,他是专门为我拉胡琴,他知道他一定要听着我的气口,今天我可能气息是这样,或者可能我今天有点情绪,我的状态我可能会甩一下,所以他的弧线一定要跟着。

当我们在做一个作品的朗诵,我当时为了理解一个作品,我还专门到东湖,就是816那天晚上,就会有诗中所描绘的“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的感觉。大家有机会去看,就在听涛那个地方,去看月亮升起来,然后波光粼粼,你去体会。那么这个时候假如我是站在这个地方去,我的那种节奏肯定有一个进步的过程,对不对?我有记录的过程,每一次的状态是不一样,我一定要进入到这个状态。所以这种散板在我们的诵读当中,大家要学会去运用,这算是一个技巧。但是这个技巧不要为了去散而散,而是在我的心境带动的情况下,这个散是源自我的心境,是源自我心境的散,而不是为了散而散。因为我没有找到画面,没有找到情感等等,这些东西都是空的,它只是为了散。所以其实我一开始就讲到琴,就是一定要琴韵,你把情绪连起来,配合你在作品当中所呈现的那种意象就会完全不一样。

这个作品里面运用到很多节奏,有些地方有散板。接下来我会聊到今天的最后一条去伸展。现在很多人其实我特别想讲,大家只知道只知其声,所有朗诵,只是作为一般的业余的去听声音,我们可以理解。但是作为一个学习播音主持或者专业人,一定不要去听声音。为什么?因为每个人的声音都好听,没有说不好听的声音。我记得我们小时候我喜欢看电影,每个人的声音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他都表现清楚,正因为不同的丰富的才组成了我们一个大千世界上各种人。每个人的生活都是最好的,属于独特,所以不要仅仅去听声音。

然后这个是古代的书籍叫《乐记》,最早的一个比较完整体系的音乐理论的著作,总结了先秦时期儒家的音乐美学思想,创作于西汉。然后里面有非常丰富的这种美学思想,对于几千年以来的中国发展的深刻影响,并且在音乐思想史上占的重要地位。其中它关于声、音、乐,就谈了一个很重要的思路。我觉得大家这属于今天的重点。他讲什么呢?“是故知声而不知音者,禽兽是也。知音而不知乐者,众庶是也。唯君子能知乐。”因为声音是干净,他只是一个声音,如果少了情感,少了抑扬顿挫,少了所有的那种情感体验在里面,这个声音是野兽发出的。所以不要仅仅以后去听。有的现在很多人就是把这套声音去大吼大叫的那种朗诵,绝不这样的,就类似于这样很多。所以真正不光是关乎声,还要关乎音。“知音者而不知乐者”,因为音开始有什么?他跟声不一样,他应该有高低有起伏,有长有短,我们说的抑扬顿挫等等组合起来,那就是叫音乐。

它是有标准,简要讲很多的标准。比方说思无邪,比方说中庸中道。君子是什么?孔子讲君子有各种各样的德性,温良恭俭让仁义之心等等。这些都是关于君子的一些要求和标准。我们在诵读美学的过程当中,我们就知道一个君子是怎么说的,他的声音的表达方式应该是什么样子?甚至它的内容应该装什么?这就是我们今天聊了很多关于诵读文学,就是我们对自身的要求。标准。如果没有这些东西,我们就会沦为支持者或者是群众,所以最终好的诵读其实是我们要修正的人。

我经常讲诵读不光是读一篇文章,更多的是通过诵读一篇文章这个事情,来做我们自身的一个修行的过程。这个才是一个首要有价值的东西。所以不要仅仅只知其声,要成为一个知其乐的君子,所以其实这是今天很重要所归结出来的一个核心。诵读要首先要我们声音是要正速的,要正常的放起声。要放松我们自己,以自己最松弛的状态去说话,素其声,成其性,让心思无邪,缓其度说话,不要像范伟那样。他是为了制造这种角色效果。一个真正的君子,说话是有条有理,慢慢的说。所以缓起度。一定要掌握核心。最终又回到我刚说的“般若”。所以当我还没有开声的时候,我的画面、我的神韵,所有的这些东西其实已经到顶了,已经到很远的状态的。

所以朗诵其实有一个要素,很重要的就是情调,就是感情要取其高,这是一个人的品味。有严肃的,有高级的感情,我刚说了很多要取其高。气度,这个气不光是气息,更重要的说的是我的文化积淀。

所以什么是朗诵?我们的一个定义就是通过神态形体声音,将文学作品的内心审美体验进行(准确)。其实没有准确。我的那个体验方向就是准确,可能我20岁的时候那种准确,和我50岁的准确、70岁准确、80岁的准确,是在不同的,我们说的情绪当中。我20岁的这种准确,只是在我的理解,我的境界能够达到。那个时候没有机会接触到琴业,接触到这样一个就像晦堂法师能够带黄庭坚去体会这些东西,慢慢地,他写字就可以不俗。因为他的注意力已经不在字上,他在一个境界当中。所以我们做一个俗人还是做一个高级的。这种准确是在不断的努力当中追求的,情感的传递、表达过程,要享受这个过程。

所以我们又回到情绪,有正声和尖声两种声音。正声是声音正直和谐淡雅。我希望我们今天的同学,大学毕业以后能够有雅诵声,声音闲散、杂乱、烦琐、短促叫尖声。这是雅颂之音的音乐推广了,民风也端正,郑卫之音的乐曲传开了,明星也就放纵了,那么音乐影像摄入的必须用正义来作为生命的标准,用综合纯正的节奏来平衡它,使平常居民不能够参与进去。

礼崩乐坏,我们听听我们就知道这个社会有希望听听我们的主流声音是什么,我们就知道这个国家有没有希望。那些跟我们讲娱乐至死,当那些东西已经充斥在我们生活当中的时候,我们离消亡不远了。有多少真正支撑的东西,所以你看现在以前很多宣传的英雄,现在走到的末路的时刻。很多的节目,包括我们可以看到央视的,其实是在做一种主导。那么我们作为一个大学生,在我们学习过程当中,把什么作为追求的目标?所以为什么而诵呢?体会声音。要感知不光是我的声音,还有你的声音、你同学的声音、你兄弟姐妹的声音。我们能感知这个生命,去体会生命的时候,我们人生变得不一样。

培养美感。同样一个东西,我们这样放那样放?这个建筑是什么样的造型?廊坊怎么放?这个金鱼怎么摆?有时会发现怎么他写的字就好看,他做个什么事都好看,做什么事有美感,这就是他长期积累下来的。别以为这个东西就是随便引发的。试想一下这几个字我不这么办,我东一下西一下就没有美感,对不对?

所以培养融入情谊,很多情绪要用。这块大家能融入一点情意,把你们的路注意放到我这边,我希望把我的情意传递给现场的每一位学生,然后我是做了这样一个决定,即使我在内,我嗓子里面已经发炎了,但是我今天我发现我上去了,我就没有咳嗽,我还准备着我会流鼻涕,这些没有发生,是因为我的注意力全部在每一个生命上。在我所热爱的诵读的事业上,我愿意把我拖出去。所以说这样的,我们经常录节目,有时候录节目一步,这都不算,从早上9点钟开始录节目,一直站到晚上七八点。我们在做文化类型,所以平时要做这样的决定,如果你不做这样的决定,我就想到,好的东西,大家看用了心思,为什么你愿意去买?

因为我们要分析,最后这四个字很重要。沉思真理。真理在哪里?有很多人想喜欢朗诵,但是我不希望他仅仅变成一个见字脱声的这样一个过程。我希望他在作品当中能够体会生命、培养美感、融入情谊,最后是沉思真理。真理什么?我刚才讲很多问题,真理到底是什么?

最后听首曹操的短歌行,这是我前不久录的,然后去年我在深圳参加一个关于企业领袖学习的活动。当时这个作品是我赶到深圳,当时是我记得30多度,然后我当天晚上我接到任务,我必须要赶到敦煌去拍摄一个片子,还不能直接飞到敦煌,要在兰州呆一晚之后再回敦煌。结果在去机场站着排队的时候,突然想到曹操的《短歌行》,“譬如朝露,去日苦多”,然后我倒在那嚎啕大哭,很多人觉得这人神经病。我回来以后第一时间去录音,请一个作曲家在他录音棚里录这个作品。我当时体会到曹操的孤独。他一个人在上面,大臣们在下面听他讲,其实他的内心是很孤独的。



『责任编辑:王焯』
本文关键字:

上一条:思睿讲坛第198期:韩晓东 下一条:思睿讲坛第194期:杨阳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