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睿讲坛第180期:马敏-湖北大学共青团
思睿讲坛第180期:马敏
作者:历史文化学院青年传媒中心   来源:青春飞扬    点击数:次   发布时间:2017/10/18
关键字

大致讲我有三个方面,一个是关于儒商的问题,第二是近代儒商的一些思想主张 第三个是近代儒商传统的当代价值,我们从亚洲视角看起,为什么从亚洲视角看起呢?因为前几年,日本非常著名的学者,他们研究的主要领域,中国思想史做得非常好,他们当年提出要摆脱欧洲西方的标准,沿着东亚各国发展的脉络来审视历史。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看到的是不同的一个景象,过去我们是西方刺激,中国反应,以费正清代表的学派后来他们提出从中国出发,但是日本学者他们更明确,提出要从亚洲视出发,其中定向无提出非常明确,他认为我们如果把欧洲的近代当成亚洲的方向是不行的,所以,在研究的方向上要做改变,我跟丁向先生做过很多交流,他的长期的研究这几十年,研究亚洲变迁的动力在什么地方,他从商业角度,从朝贡贸易到近代的条约制度,北银的流通等等,最后形成了他亚洲经济圈的理论,从亚洲历史来考察,亚洲的历史变迁,寻找亚洲近代化、现代化自身的动力。最近我们把丁向伍志先生聘请为我我们学校的亚洲研究院的院长,前不久刚刚被外国聘为外籍研究院的院士,而且他也是东洋文化研究所的学术部长,主管学术问题。所以12月8号丁向先生准备在我们这开一个很大的学术交流会议。发表一些精彩的学术演讲,所以丁向先生他们也就提出从亚洲视角来看亚洲问题。

 那么我自己写过一篇文章,我就谈到亚洲视角的话,他应该是相对于过去占主流地位的欧洲视角或者说西方视角,他们这样一个思路,从亚洲自身的历史文化,从亚洲的地域史观中间来思考理解分析亚洲地区整个现代化的一些问题,包括亚洲的工业化问题,各国的工业化成败,儒家文明的作用等等,问题,包括亚洲现代化问题、工业文明。儒家问题从亚洲视角上可以看得很清楚。包括中国、日本、新加坡、韩国等等。所以亚洲视角的核心无论是对西方中心论的一种反驳,我这个反驳是驳正的意思,是给思考亚洲问题打开一些新思路。那么亚洲视角要求我们重视亚洲价值观,而亚洲价值观是以儒家为核心的一种东洋价值观,我们在这一方面研究了很多。当然关于儒家文化、儒家文明究竟是对现代化的推动作用大还是阻碍作用,还有着争论分歧,但是无论怎么样,我们觉得对东亚和亚洲地区现代化也好,它的社会变迁也好,是儒家文化一种深层次、长期的影响。我们这些国家可以说多多少少受到儒家文明的影响。在亚洲国家中间,中国和日本都是从传统农业社会到近代工商业社会之间都是受到儒家文化圈以及核心价值观的影响,那么我们可以从这两个国家以及相关人物的比较,来观察到儒家文明到底对现代化有什么影响?

 所以我想讲一讲,在东亚这里,我把张謇挑了出来,这两个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之所以要比较这两个人,一个我们确确实实对张謇进入了深入的研究,章开沅先生写张謇的代表作张謇传记,写的就是张謇的生平,以及怎么来看他。这个代表作已经被翻译成日文、英语,这本书张先生十分不容易,我给大家讲个小故事。他曾经把这本书带到广州修改补充,结果到了广州被一个小偷把装手稿的包给抢走了,小偷以为是钱,章老师说这个比钱还重要,是他的手稿。丢了过后,章先生登了启示没人理他。一个老年学者一辈子很重要的成果就这样被抢走了,最后没办法又靠回忆又花几年重写,把这本书写出了。不像我们现在有电脑,以前都是一个一个字写出来,章先生现在还保持着手写的习惯。给大家讲一讲这个曲折的故事,很艰苦。

 当然我后来对张謇也进行了一些研究,现在还在研究。涩泽荣一的后代找到了我们,他听说我们在研究。我在很早很早之前,关于近代史研究我发表了一篇文章,和张謇的士商的一个比较。在80.90年代,他们就想,我为什么会对涩泽荣一感兴趣?所以他们就来找我,我们就成立了涩泽荣一研究中心,现在我还在兼任涩泽荣一研究中心的主任,我的办公室就是兼涩泽荣一资料中心,所以我的办公室里摆着大量的涩泽荣一纪念馆送给我们的涩泽荣一的资料,我现在在办公室一抬头就能看到,所以这两个人对我来说很亲切。那么这两个人的比较一个就是相近的生活时代。张謇1853年出生, 享年73岁 涩泽荣一是1840年出生,他大一点,享年91岁。涩泽荣一大一点 但是13岁的差距不算什么,所以大致生活在同一个时代。这个时代日本进行了明治维新,中国也进行了戊戌变法和辛亥革命,所以他们两个人基本上都处于社会大转型时代。这两个社会都是从中世纪进入了近代。这两个人很有意思,他们有相似的家庭。张謇以前家里种地,另外兼营瓷器,贩卖瓷器,这里我们就不说很细了。而涩泽荣一他是一个武士豪门家庭,也是有一个农民加商人,家里时代养蚕,兼营一种染料。还有相同的教育背景,张謇当然是由私塾出来,很小的的时候就读了很多传统书籍,而且他从15岁开始科举,考了26年,考了30多次,最后在不惑之年40岁把状元拿到,所以说很不容易,这是张謇的一个成长。涩泽荣一也一样,所以他一生也是受到中国文化典籍的影响,《中庸》《论语》《教经》好多。他们也是受传统的中华典籍的影响,他的一生也是深受儒家文化的影响。我为什么谈这两个人呢?因为涩泽荣一在日本被称为近代化之父,张謇也被称为中国的实业家之父,或者近代化之父。张謇就是日本的涩泽荣一,反过来说,涩泽荣一就是中国的张謇。他们都是先得到功名以后就去做生意,投身实业。涩泽荣一大致也是这样。

 张謇1896年,光绪22年,当时张之洞排了张謇、陆润庠、丁立瀛、去办实业。 这三个人他们去回到家乡去,丁立瀛在郑江办实业,这两个人张謇和陆润庠都办地非常成功。张謇到在南通办了大生纱厂,陆润庠办了苏纶纱厂,丁立瀛没有办成功。所以当时就叫做状元办厂,这是官策里面对张謇的描述,我们不一一细说,那么张謇以状元办厂办实业,就实现了仕人与商人的结合,成为了亦仕亦商的,我们中国叫做“仕商”,也可以称之为“儒商”,在张謇身上也可以称之为“绅商”,但这个有一点区别,特别是绅商与仕商是有一点区别的,我有一本专著叫做《官商之间:社会巨变中的近代绅商》也给我翻译成韩文,在日本的一些学校也指定为教材,那么这本书呢,我讨论的是绅商,绅商是什么呢?他考得不仅是功名,是职衔,给他捐了职衔的,捐了官的而仕商他并不是捐官,就是靠过去读书有功名然后再去经商。这就叫仕商,严格讲这个是有点区别的。但是在张謇身上他是一体的,所谓绅商也好、儒商也好、仕商也好,我们觉得他主要就是经商迎公,同时他又有一定的功名、职衔体现的社会特权和社会地位。这个群体可以说是源取于明清,成熟与近代我认为是一个典型的过渡性的社会群体,张謇大概属于其中一员,而涩泽荣一他也是武士出身而且他在明治维新期间做过大藏省的副相,但是后来由于他政见分歧,结果他决定不搞政治了,他决定下海,下海办实业,他认为国家的繁荣富强不单单是靠政治、可能还要发展经济、发展工商业所以他下决心发展工商业,这就是他讲的所谓的他下海的理由,他说工商界缺少人才,要我们这些人自觉的去办工商业,所以他在明治维新以后,他转到实业界以后,他就以《论语》加算盘为口号,你们可以去看一本书叫做《论语与算盘》就是他写的,他以这个口号创办了很多的日本的第一,在实业方面,日本第一个国内银行,就是他创办的、第一个造纸厂、第一个纺织厂、第一个轮船公司,日本的铁路公司、日本的很多大型的企业,很多都是他一手创办的。所以他成为了日本近代的实业之父,近代化之父,我们考察他涉及的企业大概是五百多家,太厉害了。第五点张骞他们起了相同的历史作用,他们的作用都是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构成一个桥梁的作用,在近代化的过程中间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在政府与民间之间起着一个桥梁作用,所以如果我们小结一下呢,我们可以说儒家思想影响他们两人的一生另外他们都是成功的指导转型企业家,我这里说的指导转型企业家,不是说是一般的办企业做生意,而他有经营哲学和政治理想在里面的企业家他们的目标不在家富而在国强、不在盈利而在救国。他是这样一种思维方式,而这样一种思维方式恰好是一种儒家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也可以说是他们是以儒家的哲理来指导自己经济的行为,第三点如果说是不同,他们就是学养相近,视野不同。第一个视野不同:他们都是非常厉害的人,可以说是在近代转型中的大家,但张謇与涩泽荣一相比,张謇的视野还是有限张謇一生就出过一回国,就是去日本,去参加大阪的博览会(1903年)而后者不知道出过多少次国他到欧洲、美国到处访问,中国他就来了三次,所以他的视野比张謇要宽,见识要多,这是日本明治维新以后好多人都有的一个特点,张謇他对国际社会的观察、对日本的观察就主要是1903年大阪博览会,他在日本停留了大概两个月,而且先后八次去大阪博览会参观。大家如果现在去大阪,他现在还有大阪博览会的遗址,我专门去参观过,它现在变成了一个公园,当年的遗迹都还在,很大的一个地方,很有看头的。张謇专门去看了八次,去学习日本,而且张謇去看很有意思,他专门去看学校,但是不看大学,他只看小学看中学,看师范。他认为中国要从这个地方开始,尤其是师范。咋们湖北大学前身也是教育学院,我们华师也是搞师范教育的。所以中国的师范教育就是张謇在中国南通开始的,而他重点学习的就是日本,所以他看的很仔细,他还考察农业、盐业考察这些东西呢就是为了回国来办他的事业。非常仔细而且还有很详实的日记。所以张謇回国后就在国内倡导要办博览会、展览馆等等,所以他办了南通博物院,是中国的第一个博物馆,而且在他号召中国政府参加1906年意大利的米兰博览会他号召中国政府参加,不但在中国办博览会而且要去参加国际博览会,后来在他的推动下,中国在1910年南京办了中国的第一个博览会,这都跟张謇在日本的考察很有关系。那么涩泽荣一跟张謇一样,他的视野很开阔,我前面谈到过,1867年他去参加巴黎的世博会,当时他就游历欧洲很长一段时间,而且看得很仔细,从蒸汽机、车床无一不看,可以说是大开眼界,然后他将国外的东西开始带往日本,在日本进行推广,他还多次去美国进行游历考察,在1921年的时候他还接待过蒋介石,也接待过印度诗人泰戈尔,交友非常之广。除了眼界不同,张謇和涩泽荣一所处的社会环境也有不同,在个人基础上两人都差不多,都是仕商,都是对儒家学说的崇拜,但是成就是不一样的。涩泽荣一办的企业很多,而张謇真正参与的只有三十多家,格局就要小多了。而且涩泽荣一在日本办的非常成功,但是张謇的很多企业包括最著名的大生纱厂最后都面临破产的格局,最后没有办法他们想日本的涩泽荣一财团提出贷款。可以看到他们都在办实业,都差不多同时起步,但结局完全不同,什么道理呢?环境。明治维新以后日本大力支持这些实业,而中国就有太多的困难资金的短缺、各地的反对、官僚主义各个方面。有时候企业穷的没有办法,他只有写字去买筹得资金。所以这个社会环境是有很大的差别的。日本通过明治维新他发展成了亚洲的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而中国没有完成这个过渡。所以我在一本书中就提到,尤其是那时候我们的社会是一个办殖民半封建的过渡社会,他向资本主义不断在过渡,但是又没有完成,所以陷入一种很困难的境地。当然后来我们搞社会主义搞成功了,但是资本主义就没有成功,所以中国的困难就在这个地方。所以张謇自己他也很感慨,在中国就没人来响应我,就是我一个人在独奏,所以他不幸生在这个时代啊!张謇浓缩的是一代人的感慨、一代人的悲哀办实业没有成功,中间各种曲折比涩泽荣一要难得多,而在日本,就如他的传记里面写的:“下入民间的荣一就如同骏马一样一日千里,势不可挡完成了大量的事业,办了大量的企业。前面我是将两个人做了一个比较。第二部分我想归纳一下近代儒商到底有哪些思想主张,近代儒商的思想流变我讲了是从明清演变过来的,那么这种伦理发展到近代以来的集大成者就我看来我认为是张謇和涩泽荣一,但是我们往前追溯可以追溯到经过徽商晋商他们的发挥,你们知道徽商里面也有很多以儒自称的,一边读书一边对儒学很有研究,把二者结合的很好的这样一些人,那么这些于云师先生就有了很好的研究,他就谈到了明清时期商人的思想特征。我大概是1990年的时候我听了他的一节课,很幸运然后我们就去办公室去讨论,我说我就在研究近代的绅商,他说这个题目很好啊,你说的这个绅商就是从明清时期仕商演变过去的,我们这两个题目这好是接续的,他说你看这些人到了近代到了近代这一股潮流又怎么发展,所以在他的鼓励下,我后来写了一本书。我觉得于云师先生这个题目是非常好的,那么这个儒商文明到了近代经过张謇等很多人发扬广大又进一步的发展,这种儒家思想他继承了仕商的这种强调服务社会的这种传统。

 这种儒商思想继承了明清时期重视德行与教化,强调服务社会这种传统,但是呢,他又更重视推广新式教育,同时又在新的条件下要主张合群结社,进行地方政策,所以这样才有后来一系列商人组织的产生,这就是我们研究的另外一个对象,商人组织的产生。汉口租借也有很多很多的商人组织。当然在日本,他也经历了一个过程,这个我们就不去详细说明了。涩泽荣一把这些东西结合起来,以论语为经典,来构造日本工商社会的一种精神,那么他就写了《论语与算盘》这部名著,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他认为呢儒学的真精神与工业化近代化并不冲突,,这与很多企业家的思想都是不同的,有很多企业家都认为,儒家的思想和近代工商业的精神是不同的,它是会阻碍工业社会的发展的。但是涩泽荣一认为这种精神不会。他提出来了“一手持算盘,一手持论语”,算盘指的就是经济,指的就是实业,而论语指的就是儒家思想。他说要把这两个东西结合起来,然后做到“一手持算盘,一手持论语”的意义。这就是所谓我们聊的儒商的事情。所以涩泽荣一对儒学的改造一个是打破了儒家被仕人人阶层所垄断的格局,使它向庶民进行普及,向商人普及。第二个就是将仁与富结合起来,是儒学思想成为近代的工商业基本的价值观念,成为社会的准则。那么第二点呢就是,近代儒商的一些基本的信条,不过其中有哪些核心理念呢?我们来简单讲解一下。第一点是什么呢,以儒家伦理为内核,附以西方资本主义的经营之道,这个就体现了张謇说过的一句名言,我这个做生意,谈生意,满口都是要赚钱的东西,但是我骨子里面,我是向仁的,我是要用儒家的行为准则,儒家的伦理,来规范我的这些行为,这种被认为是最高的儒道。而且他始终把自己比作商人界的书生,当然也是书生中的商人,他不违反儒家伦理道德的规范。涩泽荣一说他要有经营商业的才能,也要保证有儒学的魂,他把这两者结合起来,所以涩泽荣一提出这样一个口号,即以论语为商业上的圣经,而且这句话在当时的日本界通行一时,成为很多人的信仰。第二点就是非利而利,以义取利,道德至上,就是说对于义与利的关系,他们推翻了原先的观念,对义的关系做了新的诠释。张謇讲义利,非私而私也,他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你要搞经营吧,你要做生意吧,你那里不讲利润呢,要将利润啊,所谓私,就是要取得利益,就是我要有私,但是呢我又不是为了完全的私,我是为了公,而且我不完全是为了利,利背后还有更大的一种追求,一种更大的志向。所以这样要讲的就是非私而私也,非利而利也。但是呢,我要知道这种在商业之中的这种抱团,这种取向,这个呢叫做义利合一。张謇是主张呢,要以道德心作为义的标准,这种道德是什么呢,要讲商业道德。张謇啊,无论他的生活有多么的困难,从来没有将大家的钱用作私用,而且呢,他还捐了不少钱,而且当时最有名的就是当时的登报买职的事件,这就是商人的道德,操守。那么这个涩泽荣一,当时也讲的是义利两全了。我们的古代社会也不是完全排斥利益的,问题是要什么呢,是要见利忘义,要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是讲这个东西,所以他是讲,要把这个义与利结合起来,精神的向上和财富的追求齐头并进。他们还说了很多话做了很多事,我在这里就不一一说明了。涩泽荣一更要的是要强调义与利的价值,强调为富不仁。第三个特征,也是儒商里面比较重要的一点。热衷工业与教育,要实业救国,关注社会。这个不管是中国的近代儒商还是日本的,他们都不是把兴办企业视作盈利的经济活动,而是设置为社会福利的一项事业,并且认为是实现我人生抱负的手段,这个是很重要的,就是把这个看的很重,有一种社会责任在里面,有一种人生抱负在里面,不是纯粹地经营,那么这样就突出所谓的实业救国,所以张謇提出的实业救国。他说的意思其实也就是,父教育而母实业,他说呢,我要办教育,但是办教育要经费呀,经费怎么来的呢,我就办实业,实业办了过后呢,从实业中间我取得经费,又去办教育。这就叫做父教育而母实业,,这就是把实业和教育联系在一起,我觉得这个呢就是区别是否是儒商的一个很重要的依据,所以张謇是办了一系列的教育的,我在前面讲到了就是通州师范,就是中国师范的起源。而且很多农校,纺校,艺校,等等,从小学到中学,从职业学校到大学,张謇可以说是为中国奠定了一个完整的教育体系。那么不仅是教育啦,还要热心于地方政策的支持,从实业到教育,从慈善到公益,它有一套东西,这些都要搞,这样才是一个所谓儒商他所追求的地方,他说教育也好,实业也好,公益也好,最重要的目的是什么呢,是要给社会和民众谋福利,要让黎明百姓过上好的日子,所以说儒家有一句不可动摇的名言,天地之大德曰生。所以这些东西跟我们共产党的主张也是差不多,为民嘛,就是为了民生。所以这之间还是有很多共通之处的。第三个呢,就是主张实业救国,因为当时中国是面临列强瓜分的危险,面临国家的危机,所以啊,都认为啊,要先搞最为紧要的,与国家名声相关的这些东西,就是实业。而实业中最能看出国家实力的,就是棉铁。张謇认为,中国最重要的是要发展轻工业,轻工业中间就是以棉为纲。所以毛泽东讲这个轻工业就不能忘了张謇。那么这是轻工业,而重工业中呢,则是铁最为重要,要发展铁,要把这两步,然后他最主要的还是轻工业,因为轻工业她能带动农业的发展,然后推动中国的经济。这个跟孙中山讲的就不一样了,孙中山的这个实业就是强调铁路。交通,然后是动力。这就是张謇和孙中山的观点的比较。这个比较呢,我觉得很有意思,孙中山实际上讲的就是国家,政府,张謇主要是民间制,他主要是指民间的道路,走这个轻工业的道路,把农村带动起来,而孙中山呢就是强调先来大的,交通,铁路,一百万里的公路,给修起来了,然后建什么交通港口,东方大港,南方大港,北方大港,三大港口。他说先把血脉打通,然后呢,发展经济,这样呢,把中国的经济搞起来,我们社会主义道路呢,很多就是模仿孙中山的理论来的,孙中山这个有什么用呢,就是他把事情看得很远,很大,但是呢有一点儿空,所以孙中山的很多设想,今天我们在一一地给他时间,蔽日中国的铁路,到目前还没有十万亿,我算了一下,但是我们已经很厉害了,因为我们有很多高速铁路在里面,所以现在中国非常厉害,中国现在最大的本事就是修桥修铁路,修的外国人瞪大了眼睛,我最近走了一个地方啊,一条公路,就是从雅安到西昌,成都附近的雅安昂,是我的出生地,西昌呢是我上山下乡的地方,雅西,我是感慨万千。那条铁路全是在这个山区里面,而且是遇山就挖洞,遇水要架桥,所以那个雅西公路啊,被称作中国最美公路。你们有机会可以去有一趟,有机会也可以去看一下。那周年全是红叶啊,那环境是很美的,那在水里面过啊,在山里面过啊,那很多很难得世界难题。所以说啊,孙中山的梦想是在我们这儿实现的,但是张謇啊,他是比较实际的,他主张就是先搞轻工业,先种棉花,然后再搞纺织,纺织过后,这样呢就把农民的问题就解决了,他是很现实的,所以呢后来就是 我们想要把他嘛呢两人的观点结合起来,,就是把孙中山和张謇的观点结合起来,这就是完整的中国工业化的的完整情况。我们应该怎么样呢,就是农,工,商要并取,这个思想呢,即使在我们如今呢,也是在学他们。另外张謇呢,他这个所谓儒家的一种啊,不仅仅搞实业啊,也要拯救社会。我去南京一看啊,南通市中国近代第一城。南通呢是按照中国的传统来建造的。

 上海虽然厉害,但是它是西方的那种租界啊…西方的一种东西把它搞起来,而南通不一样,他说南通是张謇他们按照天人合一,后面叫做顺应自然,所以他把南通分了三个区,一城三镇,一个是港口区域,就是天门港(音译,不是很清晰52:07),那个地方是进货的地方,然后工业区,他把大生纱厂啊工业啊放在一个地方,然后还有他的一个生活区,这个生活区里面他修了五大公园,就是南通有五大公园,而且呢他是什么东西按照什么呢风的走向,就是说生活区给弄在下风,生活区那个风一吹啊,风一吹那个废气啊给弄到下面去了,所以说生活区摆在上面,唉他很有意思,他这样子形成了一城三镇,一个很好的生态循环,或者说一个很好的这种分布的一个城市,自然分布的,所以吴连峰(音译)讲他这个非常符合那种属于田园城市啊这种现代的绿色城市概念,所以这个很有意思,好好研究一下,你看吴连峰(音译52:57)他就专门提了这个,他说张謇建成的南通堪称中国近代的第一城,他认为他有非常多个第一,而且在城市建设理念方面也很先进,啊你去看看这个南通,是有意思,他有水,而且它这个分布好,,再就是嘞它又注重文化,它有博物馆,博物院,而且张骞在当时还办了很多戏院,电影院,啊请人去唱戏,搞的它都有,梅兰芳他们好多都去唱戏,所以它在文化方面也很好,所以它这个是全面发展的,当然是今天我们归纳的,不是他当时就提出来的,他实际上有了这个理念,就是城乡的一种协调发展,农工商的协调发展,和谐小康,啊张骞其实要搞得就是这个东西,做后搞成和谐的一种小康社会,啊小康社会,所以我们现在提的什么全面小康啊,什么小康社会,其实别人张骞那个时候有这个东西,当然我们今天把它概括的更明确一点,但是我们这个小康社会是有他的原理,就在张骞的组织领导下的也有,涩泽荣一也一样,涩泽荣一不仅仅是办实业,而且他说要一人得利不入社会大众农会(音译不清晰54:02),啊你实业家要有社会责任,你除了你的赚钱之外还要关注国计民生,要关心这些东西,要注重教育和社会公益,涩泽荣一一生啊参与了六百多种非盈利事业,不仅仅是做实业啦,五百多家实业,然后六百多件非盈利事业,国际交流,社会事业,福利设施,宗教文化,什么都搞,所以这个人,可以说,非常了不起,包括民间经济外交,国际交流,社会福利好多好多党组,所以说我们讲什么叫做儒商啊,那么你如果不对社会做一点贡献,没有为社会服务的思想,那你哪里还谈得上什么儒商啊我们有的人动不动看几本书就是儒商,那么容易,或者是我家里藏着几本书,我还做生意,我就是儒商,是吧,那我们跟很多人交流之后,就自称为儒商,我就这么个意思,要看你这种为公的这种思想,所以你看这个别人涩泽荣一讲的,商人自古而存在,但是呢,那不过是沟通有无,埋头于经营之间的,我想很多人都是这种,像荣一这样啊为向全社会实业的普及及广收效益为目的的人则少之又少,(空 55:30-55:35听不清),所以我们也简单小结一下中日儒商在思想理念相似的那么(听不懂55:40),或者也有一点差别,我只是简单的提一下,中国儒商呢,可能更执着于儒家“仁”的观念,有时候甚至不惜会让利来实现“仁”的理想目的,张謇就很有影响,他有时候实际上就是为了保持自己人格的完整,在商业上面有时就让利,让的太厉害了,有时候别人一说有困难就跑去支持别人去了,到最后把自己的企业给担保了,这是有的,他为了求仁,求一种完美的人格,这不完全可取。第二就是我们近代若干的差别,再就是中国一个仁的观念,再就是以信教排比的话,与那个天主的观点相同,也有,近代儒商伦理是基于天人合一,中庸之道的这种哲理,以仁义礼智信啊等等为本,来成为自己的一个思想理念,但是咧不管怎么样,中国也好日本也好,它们跟西方的这个商人意识是不太一样的,我想总结是这样子,就是西方他信教的天子,他叫什么,他叫天子叫xx(英语,不知道读的是啥),就是这种观念,这种观念你去看美国啊或者是很多方面他们的一些研究,西方资本主义商人精神他讲究的是那种,就是他讲究上面啊有一双上帝的眼睛在盯着,你去尽最大的能力你去努力,道德也要完美,然后呢去尽自己的责任,你钱赚的越多,你生意做的越好,你今后就越容易进入天主,他是这样一种观念,所以这样也是一种兢兢业业的,一种天主的观念。而我们中国的儒商精神它是不一样的,它是基于天人合一,中庸之道的哲理,把仁义礼智信把它作为一种内核,把经商视同于一种治家治国,哎,他是把这样的治国平天下,啊,治家治国平天下,这样子的一种理想,把它当成这样一种事儿,所以呢讲究宽容大度,至诚待人,信用第一,义在利先,这样的一种精神,对待这个唯利是图,见利忘义,这种做法他是不一样的,所以他们呢强调商人的社会责任感,群体意识,家族观念,以及服务社会,服务公益这样的一些来构成,可以说从这个历史事实来看的话,有相当一批的东亚商人和企业家,把以上我们所概括的以上伦理作为自己经商和企业经营活动的一种来指导自己的社会实践活动,可以说,就形成了一种,我们说,所谓近代儒商的伦理,那么这样一种近代儒商伦理或者叫做传统,它到底有些什么当代的价值呢?我觉得这个问题也是值得重点去研究的,我们近代啊有很多人试图要形成我们自己的企业精神,从近代到现在,你比如说啊卢作孚强调民生精神,这就是对资本主义精神的一种探索,我们后来建国以后,我们讲鞍钢宪法,大庆精神也是探索这个企业精神,但是呢可以说总的来讲中国企业的这个社会精神,特别是现在,还是缺乏,我认为现在呢,我们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可以说财富的增长经济的变化非常大,但是由此社会转型所引起的价值错位,权钱交易,诚信缺失又非常的严重,所以我在温家宝当总理的时候我看他说过一段话,讲的很深刻,他说必须清醒的感到当前文化建设,特别是道德文化建设同经济发展相比,仍然是一条短腿,他说举例来讲,当时大家议论纷纷的毒奶粉事件,瘦肉精,地沟油,xxx(1:00:13三个字听不清),弄虚作假,就是完全骗人的这些经商嘛,搞的是诈骗嘛,他说这个恶性的食品安全事件足以表明 诚信的缺失,道德的滑坡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所以温家宝他当时提出什么呢,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国民素质的提高和道德的力量,绝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一个受人尊敬的国家,最近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啊,就是说我们现在所谓站起来了富起来了,我们要想强起来,我们通过这个要强起来,强,什么强?光是经济强,军事强就行吗?我觉得还有一个什么呢,还有一个文化的力量,文化要强大,内心要强大思想要强大,我觉得这才是真正一个大国所需要的,所以我在考虑我们现在在现代化,包括在经济建设,打造方面,可以说我们是猛跑了一段,那么现在是不是应该稍微静一静,稍微停一停,我不是说停下来就不做建设了啊,我是说停顿一下,认真的进行一番理性的思考,我们这个国家,或者说我们现在搞经济,目的在什么,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最缺失的是什么东西,我们要成为大国强国,心理上思想上文化上必须要是大国强国,如果没有这个东西,你那个大国,你那个经济是不能持久的,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所以在这个方面呢,我觉得近代儒商传统啊可以说对我们是非常有启发作用的,他可以说是很有价值的,几个方面的价值,一个呢我们强调这种儒商伦理,儒商传统,强调对道义的追求,要做有道之商,我们的我们现在非常需要把这一点要阐明,然后实施,儒家强调士志于道,什么道,救国之道,经营之道,为人之道,所以近代儒商我觉得最本质的精神就是要求道,要得道而经商,那么在这种方面呢我觉得还有一个为人之道,不仅有救国之道,经营之道还有为人之道,要把救国之道,经商之道,为人之道统一起来,成为所谓有理想有追求有目标的有道之商,这是我们要从儒家文化经典中来借鉴的,所谓新时代儒商啊,要真正得道悟道行道,要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在义与利,公与私,家族与社会,金钱与道德之间找到平衡点,不要在市场经济中间,钱面前迷失了自我,寻不到方向,我觉得这个非常重要,凡是搞企业的人,首先这一条,你有没有得道,是不是有道之商,这个问题我觉得需要我们思考,张謇就提出来,他说办企业不是不是一种纯盈利的经济,要融入社会责任礼仪环保,救穷之法为实业,而致富之法亦为实业,所以说我们讲,我们要追求阳光下的利益,要取之有道,而不必道德有愧,卢作孚讲,我们工作人员有事业上远大的志趣,有工作上当前的志趣但是要用自己的地位推动事业的经营,用事业活动推动整个国家的建设,他所讲的是大道,顺便说说卢作孚是很了不起的啊,卢作孚他办的民生公司,当年我们这个时候从宜昌xxx(1:04:22听不清),那卢作孚做了多大的贡献,大量的物资从宜昌转运到重庆,他的民生公司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是中国的xxxx(1:04:34英文人名),而且他这个人有他的经营哲学,他在重庆搞民生实验,就是给当地地方的社会制度,他把他的经营和地方制度结合起来,办夜校扫盲做很多慈善事业,然后提倡民生精神,毛泽东也讲到,(1:05:02-1:05: 06听不清),但是非常可惜,卢作孚在1952年就去世了,他去世的时候不是很大,他是当时没看清楚,被手下的一个人出卖了,就是在xxxx(1:05:27)的时候,手下有一个人批判他,所以他当时很想不通,一个他非常信任的人,怎么会突然变了,变得来揭发他批判他,他觉得这个社会可能很难适应,就是他自己觉得很难适应,结果死了。毛泽东知道这个后说非常可惜,他说卢作孚这个人怎么会自杀,因为卢作孚他要是不自杀会对中国的这个文坛实业做出非常重大的贡献,而且是很厉害的实业家,我觉得有点可惜这个卢作孚。第二呢,要强调对诚信的追求,做有信之商,儒家强调是诚信不欺,这是从明清以来的一个传统,儒家传统,也是经商者最基本的一个信旨,或者叫条件,这一点呢,我们现在最缺最缺的就是诚信,我觉得很多单位啊企业啊我跟你讲,就很缺乏诚信,欺骗顾客,我最近我也强调这个诚信问题啊或者这种这个质量问题啊就这方面,你没有达到那个质量你就别吹,但是我们现在吹的,每一个人去卖自己的产品都说自己是最好的,我跟你说,为什么有些人飞到日本背那个马桶盖回来,当然这个是很没有意思啦,背个马桶盖跑回来,是吧?但是我也很想去弄一个马桶盖回来,因为他这个马桶确实好。但是我也坚持算了,不买日本货,我回来国,一看我们国家这个很多厂商都在推销这个马桶盖,而且给我讲质量怎么怎么好,结果我也想买,我想支持国货嘛,然后就买,但是呢,完全不是他们说的那回事,质量超过了日本的马桶盖,不是那回事,一放水啊,一会儿热一会冷儿,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最近又坏了,哎~我搞了几个月,它坏,坏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灯都是亮的,但就是不动,后来前天,把那个厂商找来了,联系了好久最后终于来了,跟我说你那个线路板进了水了,我说线路板怎么能进水呢,为什么要进水,就是质量有问题啊,别人的为什么不进水呢,用的那么久 , 就证明我们这个东西啊就还是不成行,这一点我觉得,你不行就不行,你的质量没达到,你就说我们的质量还是有缺陷的,我们还便宜,但是你要吹的那么厉害,和日本的价格差不多,还高一点这个东西就是很大的问题,所以另外一个儒商,今天我没有时间讲他了,他有很多经营哲学,这个人很了不起,晚清商人,上海的一个商人,他讲了,你自学之道,就是一个诚字,诚之所至就是门槛做生意一样要讲诚信,所以她们这些人,重信用 穆藕初是我们国家的纺织大佬,这个人也是很了不起的,这个人到美国留学回来的,他而且是靠自学成才,到美国留学,学农业,学棉纺,然后回国做生意,这个人有很多经营的哲学,我呢,关于她们,就经常写个文章,  他的家里面也把一些资料交给我,希望我们整理一下,希望我们把他出书好好研究一下,所以我们一定要将诚信。第三呢,是对工艺的追求做一个有智之商,近代之间我觉得最能体现时代风气的就是何群抱团,关怀时代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所以就三点,刚才讲的,经商赢功啊,不是要赢求功利,而是要赢求私利,造福社会,这个思想是一般的商人,一般的资本家完全不同的,就是要有一种以国家和社会发展为己任的忧患意识和社会责任感,以服务社会为责,以造福社会为荣,这是儒商所追求的一个高的境界  第三点 :卢作孚讲的服务社会,开发产业,富强国家,从经商,经营事业,非私人之事,公众之事,所以说能不能把经营事业看成公众之事,作为天下的公企,这是有没有现代企业精神的区别,第四个呢是强调对勤俭的追求,做有德之商,这个也很重要,勤俭,中国人历代就讲这个东西,你是不是勤俭,是不是有德,是不是吃苦耐劳,是不是简朴不尚奢华,这也是判断一个企业家精神的一个,你是不是具有儒商精神,是不是具有一个良好的标准 ,张謇讲的好,他说这个勤勉,节俭,任劳任怨为成功之波尔,这个是通用的,不管经商如此,致学如此,做人都是如此,勤与俭,创业之良途,守城之基础,这都是她们讲的很清楚,那些成功的企业家,聂云台,荣德生, 卢作孚啊,都把勤俭作为非常重要的事情,而卢作孚认为勤和俭是两个有力的拳头,也是两把锋利的刀,我们要把两把刀做成现代大佬,不但要以现代国家比齐,而且还要超越了它,这就是勤与俭。很多人都是讲的一种这个勤俭的精神,有的智商要用勤俭廉洁这种道德来约束自己的事情,生活上做到简洁朴素,洁身自好,不炫己妒富,不追求奢侈物品,这种与当前许多企业家      很多商人,那种先富,土豪是不一样的,这个我也给大家举个例子,我接触了田家炳,田家炳捐师范大学捐的最多,捐的小学-田家炳小学,我们学校,我们的科学会谈,我们的化学楼都是他捐的,他呢,我跟他,因为他给我们学校捐了这么多东西,所以和他有接触,当校长的时候有接触,而且他来我们学校访问,然后呢,他要到下面去看田家炳他的小学,当时呢,我比较忙,我就请王师傅,就是给我开车的师傅,送他到小学下面去,结果这个王师傅,陪他陪了两天,回来告诉我,他说他深受教育,我问他你受了什么教育啊,他说这个老头太节俭了,而且对自己要去太严格了,他说什么例子呢,第一个,到了下面住宾馆,住到宾馆晚上啊,大概在11点的样子他就起来到楼道一个个的关灯,把楼道里的灯全关了,他说,11点了,大家都休息了,还开着灯干什么呢,节电,然后再回去睡觉,他说他一路上他就用那个矿泉水瓶子,他说他一个星期就一个矿泉水瓶子,忽然了他说在房间里烧个开水,把开水晾凉了,又把它灌到瓶子里面,第二天拿到瓶子走,他说一个星期考察完了回来,他说请你把这个瓶子回收,她说你不要把他扔了,而是要拿去回收,意思是还不要扔了,还拿去回收,给我开车的师傅太感动了,说这样的人完全就是,他钱多的很,但是就是这样的节俭,严谨,而且我知道,我后来又到他那去,到他那去访问,他带我到一个很大的房间他的办公室,全是这个地方捐钱,那个地方捐物资,给他的感谢状啊,他把这个摆到这作为一个纪念,另外他告诉我,他最近呢把所有豪宅都卖了,为什么要卖呢,他说,我现在呢,我们那个企业经营的不是太好,我没什么钱了,我还准备还要给中国的希望小学捐钱,我没钱了,他现在已经卖了豪宅,又捐了几所希望小学,捐了以后,我们老俩住哪呢,他说他们老俩住了一个三室一厅的房子,在香港,我说就住这个就够了?他说我俩住三室一厅还好点,免得打扫清洁还烦,他说就这样,还捐,卖的钱有继续捐,而且我都不相信,上下班的时候坐地铁,他都坐地铁,所以,这样一个贤士 ,别说共产党员,比共产党员还厉害,真的,但是我问他,我说你做人做到这样,什么信念支撑你,然后我也问的很直,他说,很简单,我就是看那个朱子家训?,他说我把那个家训啊,可以从头背到尾,从尾背到头,我就按照他教我的,他说的朱熹那个教我的,我就那样做,我就一条条去兑现,比如说我对人要好啊,要诚,什么什么的,他说我一条条去实现,我不给你谈好多大道理,就按照这种小道理,一条一条去实现,所以我觉得像这样的人啊,你说他,我认为就是儒商,  邵逸夫我不敢这样说啊,他捐了好多,他是不是这样我不敢,但田家炳是这样,这个人真的是非常值得佩服的,非常节俭,所以如果小结一下,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四有教师”,我提了“四有商人”,叫做什么呢,(不敢和习总书记比)你要有真正的做一个好的商人,成为一个,对国家有贡献,成为一个现代的企业家,四点:有道之商,有信之商,有智之商,有德之商,做到这四点,那就是好的企业家,做不到我觉得都不是,都不能成为一个好的企业家,所以我觉得要按照四有商人这个方向去严格要求自己。

 最后我简单讲一讲,因为时间关系,我就不去细讲了,我觉得我前面讲的近代儒商群体,我们也不要把他们理想化,我觉得我们现在追求的是一种企业精神,现代企业精神,儒商精神只是现代企业精神的一部分,当然他可能是一个很核心的东西,但是我觉得还应该加上现代企业精神的法制观念,企业观念这个是很重要,如果没有法制精神,没有企业精神,光是儒家精神,我觉得也不行,要把这两者结合起来,最后才能形成真正的我们现代企业精神,而且呢,如果我们这个东西如果搞得好,我觉得对人类的一种共同价值追求,我们现在不是人类共同体吗,那我觉得把这个东西寻找出来,和西方的企业精神相结合,特别与法制精神相结合,才能真正形成我们现代新时代所需要的真正的企业家精神,也可以成为人类共同体的一个价值,还有很多东西,因为时间关系我就不讲了,就是东亚儒商精神,以人类利益共同体构建这么一个关系,留在以后的一个大的课题,我觉得东亚儒商精神可以成为构建东亚民族共同体的一个重要历史文化资源,那么这样,我们就要在亚洲,从儒家中寻找出这样的资源,让传统在现代中间给予延续,,所以我讲传统是历史的,是现实的,是过往的,又是发展的,我们要为传统,包括儒家传统的现在转型创造必要的智慧条件 ,要使他与时代精神相结合,这样他就不只是一个宝贵的历史遗产,而且还是构建企业管理精神一种真正的宝贵的资源,实现他的现代转型,从而为我们今天的精神文明建设做贡献,成为一种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今天我的演讲就到这里了,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范仁风』
本文关键字:

上一条:思睿讲坛第181期:夏静 下一条:思睿讲坛第179期:唐彦博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