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睿讲坛第166期:尚永亮
作者:文学院青年传媒中心   来源:    点击数:次   发布时间:2016/11/08
关键字

唐玄宗在位总共有三个阶段,一个是先天,一个是开元,一个是天宝。先天只有两年,开元是二十九年,天宝是十五年,加起来总共四十多年。我们所说的盛唐主要集中在这四十多年。当然,文学史上的盛唐稍微推后一点,推到了宋大概六七年的时间,加起来就是五十多年。为什么要往后推一点呢?因为在盛唐时期活跃的这些诗人到了宋朝的时候还在世,还在进行创作,所以也就把宋的这几年都放到盛唐里面。到了中唐,基本以韩愈的出生为标志,盛、中唐就开始划分界限。盛唐一般的人来讲往往都会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盛唐之音,一个是盛唐气象。盛唐一般的说法就是,国力强盛,地域广大,政治相对清明,经济非常的富庶,整个的一个国泰民安,这样的一个时代。如果在中国历史上我们做一个比较的话,先秦时期的成康之治,两汉的文景之治,初唐的贞观之治以及清代的康乾盛世,这都是中国比较著名的繁盛时期。但是我感觉所有这些时期,似乎都不及盛唐这样一段时间来得朝气蓬勃,来得那样人心向上,这样一段时期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期。从经济上来说,看唐代的政书,史书,神农元年的时候,全国的人口大概是六百一十五万多,武则天之后和中东这个交界的地方,这个时期。到了天宝十三年,增长五百六十多万人口。从神农元年到天宝十三年,五十多年的时间,每一年增长的户数应该是七十多万人口,增长速度非常之快。如果按照每户五口人计算,那么这时候全国的人口就应该在四五千万。在一千多年里,四五千万这样一个人口是非常厉害的,当然这里面还有很多没有申报户口的,有些异地转入的没有记载其中,按理可能更多。古代社会,衡量生产力的发展及其程度和人口的多少有紧密关联。由此看出,在开元天宝这样一段时间里面,人口急剧的增多,生产形式的发展是这个时期非常重要的一个特征。所以杜甫当时就写了一首诗,题目叫《忆昔》。开头说了这么几句话,"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九州道路无豺虎,远行不劳吉日出。"遥想开元全盛的那个日子,很小的一个村落,有万户人家,而且稻米,粟米流着香气,粮仓已经填满,如果要远行的话,不要去斟酌哪天是好日子,直接出去就可以,可以说是国泰民安。在政治上相对清明,所以整个仕人群体焕发出一种蓬勃的朝气,不断向上进取。我们看这个时期的诗人,除了李白,杜甫,像王维,孟浩然,高适,岑参,王昌龄,王之焕这么一批的人写的诗歌,几乎都有一种昂扬向上的基调,无论是边塞,田园,山水,基本上都洋溢着一种基调,这就是盛唐,盛唐气象。前北京大学知名教授林更先生曾经为盛唐气象和盛唐之音下了一个定义,他说:"蓬勃的朝气,青春的旋律,这就是盛唐之音和盛唐气象的本质。"这句话说的很简单,但我感觉说的非常到位,蓬勃的朝气,青春的旋律,我们以了解和同情的态度读一下当时的古书和诗文,我们真可以感觉到时代从里到外散发着一股蓬勃的气象,一股青春的力量。李白的诗,就是这样一种蓬勃气象,青春旋律的代表。所以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盛唐的大的文化背景,像李白这样代表性的诗人,而李白又以他独特的诗歌吟唱丰富了盛唐之音。前几年,研究唐代文学的知名学者说过一段话:"盛唐是由大家的合力引导出来的,无论是盛唐之音还是盛唐气象,都是用合力推过的结果。可以没有李白,可以没有杜甫,但是不能没有那些群体的诗人。"这句话初听好像挺有道理,但仔细分析,问题很大。第一句话是对的,是由群体的合力引导的盛唐气象和盛唐之音,但是他把李白,杜甫和一个诗人的群体来做对应,这就不合适了。

诗歌创造我们更重要的是看他所达到的高峰,就好像跳高,目前世界纪录是2.45m,如果你一直在2.3m,2.2m这个高度跳,跳一百次一千次都没有意义。只要跳过一次两米四五,好,你就拿金牌,你就是冠军,你就达到了这个领域所达到的最高水平,而其他的诗人,他只是那样一个合唱的群体,唯独李白跳得最高。我的感觉读李白的诗和读王维杜甫的诗不一样,都很好,但是就诗歌所达到的高度,就诗歌所充满的那样一种代表时代精神的气象来讲,李白最具代表性,所以,如果盛唐诗坛缺少了任何一个其他的诗人,都还称其为盛唐,但是如果缺了李白,恐怕盛唐之音,盛唐气象就会黯然失色,所以关于李白和盛唐,我想,是这样一个情形。那么接下来就围绕李白来谈一些问题,我们重点来谈李白,李白大家很熟悉,现在的文学史著作一般介绍,关于李白是这样介绍的,李白是绵州彰明县青莲乡人,他的祖父,祖上因为犯了罪过在隋末被窜于碎叶,李白大概三岁左右的时候,他的父亲李克把他从碎叶带回了四川,彰明县青莲乡就是现在四川的江油,这个地方有李白的纪念馆,我去过,李白出生于公园701年,也就是武则天大足元年,李白卒于宝印元年,就是公元762年,李白活了62岁,这是我们平常所得到的概念,由于李白出生于东亚碎叶,就在今日吉尔吉斯坦境内的托克马克市,我去年参加一个学术会议,到了吉尔吉斯去,专门去看了当年李白活跃的那个碎叶城,从吉尔吉斯坦的首都比什凯克大概60公里向东就到了碎叶,碎叶古城现在是一片废墟,非常苍凉,大概有吉尔吉斯和当年苏联的一些考古工作者进行的一些发掘,还发掘出了当年的一些遗址和佛塔,那么这样一来就出现了一些问题:1.李白究竟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是汉人还是少数民族,吉尔吉斯人一直和我们争李白,说李白是我们的,那么李白现在连中国人都不是了,出现了这样一个局面。那么这里面就出现了李白的身世之谜,这里有些东西需要辨清。根据最新研究成果,传统的说法看起来还是有一些问题的,他们为什么判定李白生于大足元年701年是因为李华,大家知道盛唐有个诗人叫李华,曾经写过《吊古战场文》,他和李白的关系不错,李华在李白逝世之后写了一个《李君墓志序》,在这个《李君墓志序》里他提到李白活了62岁,这是现在最为可靠的材料了,因为他和李白同时,交往又甚密,所以就确定了。接着,到了李阳冰在李白病重的时候为李白写了一个《草堂集序》,当时编了一个《草堂集》,李阳冰也给他写了一个序,序的结尾说了这样几句话,说“公又疾殛”“枕上授简,俾余为序。”让我给他写个序。“时宝应元年十一月乙酉也。”在宝印元年十一月这一天,李白躺在床上病的很严重把他的诗稿拿出来交给李阳冰,让李阳冰给他写序。那么后来到了清人王琦,为李太白集做著的时候断定李白这个时候已经病重了,病重之后把诗稿交给李阳冰,从此之后他就没有踪迹,于是就定在李白死于宝印元年,也就是公元762年,他活了62岁,往前推62年就定他出生于公元701年,这就是李白生卒年的情形。但是我们现在要有一个疑问,李白在宝印元年病重,病重有两个结果,第一个,死掉了,第二个,虽然病的很重,但是经过治疗又好了,这种可能也是有的,你为什么就证明这一年李白就一定死了呢?这一点在科学上就缺乏足够的依据,这是其一,其二呢?过去有一条材料,一直没有受到人们的重视,就是唐末有一个郭xx,他有一本书叫han jian,(这个百度不出来,那个人也找不到)汉简里面收了李白同时人叫李世训,他的一篇文章叫《记异》李世训和李白是有来往的,李世训在这篇文章里写了,大历初,我在陕西西安东边的大桥之畔,在耕作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石匣,这个石头匣子里装了一个绢帛的古文孝经,历史非常久远了,他说我不认得,于是就把绢帛写的,就是大历元年,766年还见到李白,那么李白在按照以前的说法早在四年前就已经去世了,那么怎么解释这一现象呢?
关于李白有两个疑团。第一,韩愈看到用蝌蚪文写的孝经,从伏之那里得到。李阳冰的儿子。李诗兴交给李白。李白给李阳冰,给他儿子,再给韩愈。记载李白事迹的史料最权威的有三种:第一, 李阳冰写的草堂集序;第二,李达写的古文孝经;第三,李公卿墓碑。孝经交给了李太白,李太白又转给了李阳冰,李阳冰留了两份,一份留给自己,另一份誊写清楚,上交给朝廷。李阳冰是当时著名文字学家,书法写得好,这个在书法史上是很有名气的,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大历初还见到李太白,大历初就是公元766年。以此来看,李白的卒年要往后推四年。我认为,对李白这样一位世界级伟大作家的生卒年的深入探讨,可以加深我们对李白的认识,同时也是世界性的遗产。
第二个疑团是李白和科举的关系。李白始终不参加科举,以往许多学者认为李白是不屑于与一般书生同台参加科举。但我认为恐怕不是这样,而是因为李白没有资格,第一罪人之子不能参加科举,第二商人之子也没有资格参加。
第三,李白几入长安漫游,到名山大川,到边关塞漠,到洛阳长安,结交达官贵人,以此得到参加科举的机会。来到湖北安陆十年,结婚,做上门女婿。有教授在书中称李白为“大唐第一古惑仔”,但我认为对古人以及历史,需要有敬意,不要随意把现在的一些价值观和形容词语用在他们身上。 一入长安:与贺知章相遇,贺知章读《蜀道难》称有惊天地泣鬼神之势,贺知章称他 为谪仙,本是仙人,被贬谪入凡间。李白也相当赞成这种说法,后来不断使用这个称号。 二入长安:天宝元年到天宝三年在长安做官。唐玄宗之妹玉真公主喜欢道,建造了道观,李白认识了玉真公主之后,公主认为他的诗写的不错,于是向皇帝推荐了他,于是皇帝将他招入长安。
关于李白的相貌:李白双目有神,有仙风道骨,飘飘欲飞的感觉。现有的资料描写李白身高的资料说他不满七尺。古时有记载说李白身不满七尺,在古代的一尺说法不一,有的说是29点几厘米,有的说是31点几厘米,最后折中为30厘米,所以,李白的身高大概就有现在的180几大个,也是相当魁梧的,风流倜傥的的了。
李白在朝廷过了几年非常潇洒,非常放纵,自在的生活。非常得到天子的宠爱和喜欢。比如说,有一次李白去拜见天子,天子看见李白来了,就连忙从龙椅上走下来,走到他面前说:“朕为天子,钦为布衣,耳鸣为朕知,若非素具道义,何以至此?”可见天子对他的宠爱和喜欢的程度不可小觑。当然,受宠总是有理由的,。而李白受宠的理由当然是他的才华,他的诗才来的极快,让人叹为观止。有一次唐玄宗和杨贵妃晚上在宫中游园,当时就在沉香亭中尽兴,舞女跳舞,奏乐,但是缺乏奏词,于是就命令别人喊来李白。但是当时李白在家喝的酩酊大醉,于是别人就“以水灌面”,也就是用冷水从他脸上浇醒。醒来的李白立马赶过去,然后面对玄宗的渴望,立马就赋诗一首,也就是很有名的――清平调.“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主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沈香亭北倚阑干。”而且后人来研究这首诗的时候发现,这首诗不论是从平仄还是韵律上都是很有讲究的,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李白的诗兴铸就了一篇命师,可见他的功力深厚,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独得皇上恩宠了吧。
但是关于李白在宫中的地位却很有争议,有的人说他是翰林学士,有的人说他是翰林供奉。一些研究学家总说他是翰林学士,其实这是不对的。因为,这两者之间其实有很大的地位悬殊的。翰林学士的地位高于翰林供奉,翰林供奉地位比较地下,只是作为皇帝有需求时的一个调剂,皇帝有需求就去陪侍,陪皇帝下棋看书。可见,李白在当时就的地位其实是很低下的。由于他地位地下再加上又得罪了杨玉环,所以他在宫中潇洒的时间也不是很长。他怎么得罪杨玉环的呢?就是他的清平调三首诗的其中一首,有写到这么一句话“可怜飞燕倚新妆”,于是有人就向杨贵妃进谗言说:你看,李白瞧不起你,他把你比做汉代的赵飞燕。于是,杨贵妃很生气,就在唐玄宗耳边说他坏话,最终迫不得已离开。但是就在当时对他的离开有一种很委婉的说法,叫做“赐金还山”。
李白在宫中呆了2年多就离开了长安 开始就云游四乡。这就和他的两个好朋友有一段缘分了。首先他来到洛阳的时候遇见了正好刚刚考试下第的杜甫,杜甫比他小6,7岁。当时李白已经名满天下,但是杜甫还天下无人知晓,但是两人一见如故,相处的很是友好。后来来到了开封,又在大梁遇见了大诗人高适,当时高适正在大梁做官。于是三人结伴游玩很多地方。之后,李白杜甫前往山东,高适则留在大梁继续做官了。李白杜甫两人接着就开始了他们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联合出游,感情极其深厚。杜甫就有多篇诗篇记录两者的友好的情形。有一出这样写到:“醉连秋共被,携手日游出行”。两者一起盖一床被子,手牵手一起出游。后来,两者分别,李白往东南方向去,留下了“梦游天姥吟留别”的名篇,而杜甫则向西,重回长安进行下一次赶考,后来就从未见面,再也没见。
闻一多对于这件事还颇有感触,这样说到:“在中国历史上,有两次大人物的相见值得我们刻骨铭记。一次是孔子见老子,一次是李白和杜甫的相聚。他们的相聚,犹如青天白日里,太阳和月亮走碰了头,为了这样一个相聚,我们值得三生为之欢呼!”闻一多曾经为这件事情说过一段话,他说在中国历史上,大概有两次大人物的相见值得我们刻骨铭心:一次就是孔子去见老子,第二次就是李白和杜甫的相聚。李白和杜甫的相聚就好比“青天白日里,太阳和月亮走碰了头”。为了这样一次相聚,我们值得累三声哗响以欢呼。那说明对李杜的这次相聚评价是非常之高的。有的时候真是奇怪,你比如,王维也是大师,可是在现在,现存的集子里边丝毫找不到对方的踪迹。我就想这个李白在长安也呆了那么多年,为什么就和王维一个招呼都不打呢?杜甫有写了王维的,这个其他的(诗人比如)王昌龄,也有写了王维的,但是李白和王维始终没有交往。很遗憾,中唐大师韩、柳、刘、颜、白,几个大师都有交往。可是非常遗憾的是柳宗元和白居易始终不见交往的痕迹,谁都不提及谁。我觉得真是有点怪啊,当然也有人解释,解释什么呢?现在大家到网络上可以看一下,说王维之所以和李白没有相互交往,他俩是情敌。他俩跟玉真公主关系都不错,都写了关于玉真公主的诗。玉真公主跟李白和王维都有很深的交往,所以李白就瞧不上王维,王维也瞧不上李白,最后还生出了什么呢?生出了玉真公主到了安徽,死在了安徽宣州的敬亭山,直到现在,敬亭山下还有玉真公主的墓,还立了一个塑像,不知道同学们去过没有,还有一个当地人专门写的碑记说玉真公主如何如何,李白曾经在此作诗。李白作什么诗呢?就是那个独坐敬亭山。记得吧?“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说李白不是对这个敬亭山感兴趣,他是对敬亭山里边的那个玉真公主感兴趣,只有玉真公主才是和我相看两不厌的。进行这样一种解说,而且现在呢把他们赋实了,当地人非常喜欢这个事,说李白和玉真公主有这样一段恋情,完全是戏改历史,捕风捉影,有的连影都没有。据我了解,玉真公主和安徽宣州的敬亭山恐怕真是没有关系。当地可能为了丰富旅游资源,然后想了这一出。
扯远了啊,回到李白和杜甫的问题上来。李白和杜甫两个人是什么关系,可是后世有了几种争论:一、从中唐开始就有“李白(杜甫)优劣论”。这李白优劣论就是李白厉害还是杜甫厉害。中唐的白居易、元稹都认为杜甫高过李白,杜甫厉害。另外白居易在什么诗里,元稹在《杜工部》里都反复讲杜甫的诗为民、为国、为君,那李白的诗没有这样一个特征,那后来争论不断,这是一个看法。二、认为他俩关系不好,关系不好的主要例证就是现存的李杜集子里,杜甫涉及李白的大概有十首左右,而李白涉及杜甫的只有三首,而这三首都是在山东境内。杜甫的那些诗,有山东境内的,还有离开以后流落到..州,流落到成都,还在怀念着李白。由此看来,李白瞧不起杜甫。于是翻出了几首诗,什么诗呢?比如有一首说是李白赠给杜甫的:“饭颗山头逢杜甫,头戴笠子日卓午。问君何来太瘦生,总为平日作诗苦。”在饭颗山头碰到了杜甫,杜甫戴个大斗笠在太阳底下冥思苦想,说你为什么这么瘦呢?他写诗太苦啦,我在推敲诗句。李白瞧不上他,你作诗那么苦,那我这个潇洒。用余光中的诗来说就是“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李白)瞧不上杜甫。杜甫也瞧不上李白,杜甫有一首诗嘲笑李白,怎么写的呢?“秋来相顾尚飘蓬,未就丹砂愧葛洪。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写的是这样一首诗,这首诗说你看你一天到晚求仙,炼丹哪,想求神仙,不也没成就,有愧于你的老祖先葛洪,你的一个痛饮狂歌空度日呀飞扬跋扈,互相不满。实际上经后人考证这两首诗都是伪作的,靠不住的,靠不住的。所以话说回来啊,我们从学历的角度,从现有的资料来看,我们认为李杜两人曾经建立了非常稳定的友谊,尤其是杜甫在后期写的那些诗啊,怀念李白的那些诗啊,“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你看,多高的评价尤其是他和李白的那种个人交谊“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一个在渭北,“渭北春天树”,一个在江东,“江东日暮之云”,什么时候再有一樽酒,我们两个坐在一起好好地谈论一下文章吧。深沉,极其深沉,我想有这样的一种诗歌内证,任什么人说话恐怕都不好去抵消他们两人之间的这种至交的情谊。李白和杜甫完了之后李白就开始了更远的游历了,李白的一生可以说“客寓”的一生,“寓”寄寓的寓,他自从二十几岁离开了四川之后再也没有回到四川去,他整个的就是一个旅途,我们今天经常说的人在旅途啊,实际上,李白最能够体现这一点。于是,日本学者松浦友久先生,他就在研究李白的过程中概括了李白最核心的一个意念,什么呢?就是“客寓意识”。
研究李白的话如果把握住客与我的关系可能对李白的诗歌获得新的理解。龚自珍《最录李白集》中写“庄、屈实二,不可以并,并之以为心,自白始。儒、仙、侠实三,不可以合,合之以为气,又自白始”意思是只有李白把庄子和屈原集合在一身,既吸收了庄子的浪漫情怀,又吸收了屈子的骚怨精神。李白的身上流淌着屈原的血,闪耀着庄子的光辉,同时又有儒、道、侠士的成就,其中尤其受了儒、道的影响。
李白身上有浓厚的侠客气息,《侠客行》中就有“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唐代诗人中和道家关系最亲密之一的恐怕就是李太白,他饱览大唐山水,一方面是欣赏自然景色,另一方面还富有实际目的——求仙,李白在一段时间内真相信这个,还和很多道士有深切交往,如《庐山谣》中“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但我觉得李白从骨子里说还是个儒学中人,主要目的是建功,扬名,显亲。李白诗和杜甫诗有很大区别,三十岁之前不读杜甫。
“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实美”,苏东坡评价陶渊明的这个句子。杜甫的不外如是,杜甫的诗,它叫有一定的阅读;李白的诗,充满了激情。清上人的诗,最喜欢的是李白。我年轻的时候就非常喜欢李白,真是喜欢。但是也有一个问题,你知道什么吗?李白的诗,刚读时的感觉,这个,激情澎湃,激情迎面扑来,感知到满心满意的欢喜,可是,十首之外,诗意减减已经没有了,有些浮落,稍微显得有点浅了一直没有解决。杜家的诗是越读越有味,你看他那个意象的密集啊。这个造语,用词极为讲究,每一个字你都可以分析出很多的内涵来,杜甫的诗是有味道的。李白好像那个,激情在胸间翻滚,不吐出来他就不畅快。而杜甫写诗呢,那个话啊往往他那个嘴里边来回打转,那个舌头不转上个七八十遍他是不会把那个话给说出来的。仔细的是好,用杜甫的话来说就叫什么呢?叫“润物细无声”。李白,有的诗,他几句话,只说一个意思,“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就说了一个黄河从西向东流,就是这,对吧,你仔细想来想去,它气势很大,但是它的意思呢,就是这么个意思。杜甫的诗就不一样了,“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宋人曾经分析杜甫的诗,说十四个字,有八意。万里,距离之远也。悲秋,凄惨也。客,这个羁旅的意思。常作客,久旅也。百年,暮迟也。多病,衰竭也。台,高久处也。独登台,无亲朋也。大家看,十四个字就含有八意,实际上远远不止八意。如果让我们分析的话,可能还有若干个翻译。两者风格完全不一样,这两者无所谓优劣,为李白之飘逸者,和为杜甫之沉郁者,各有他们的致敬。不能互相代替,不能互相否定。正是因为如此啊,在整个盛唐,盛唐这样一个文化背景下,出现了这两位大家。这两位大家可以说,是中国诗歌,中国文化的一个顶峰。我想呢自屈原这个大诗人以来把所能发的中国诗歌的洪流,也就是到了盛唐,到了李杜的手下,获得了标杆的意义。所以当年我读李泽厚的《美的历程》啊,我就深为他其中的几句话吸引,《美的历程》现在年轻的朋友可能都不爱读了,但是我和杜老师,我们这样年代的一个人啊当时受《美的历程》的影响,那是非常之大的。就是八十年代初的时候,写的真的不错,李泽厚的思想还是很睿敏的,他认为,有两个盛唐,一个是李白代表的盛唐,一个是杜甫代表的盛唐。李白、张旭代表的盛唐,主要在于旧的社会规范和美学标准的突破。它的特征是内容一出即止,而以杜甫、颜真卿代表的盛唐,则是对社会规范和美学标准的重建,它的特点在于,内容和形式的紧密结合。一个在于破旧,一个在于育新,两者担负的使命,是不一样的。陈恭禄先生的《中国通史》中曾经有一个部分,让我感触很深,他说在大变动的封建里面,往往被分成两个不同的人。一个在于总结以往,一个在于,开始未来。比如,三国时期,出了一个曹操,出了一个曹植。曹操的意义,主要在于总结以往,而曹植的意义,主要在于开始未来。我想,他们恐怕也负担着同样的文化组成,尽管他们本人,一定没有意识到。李白,更多的是对六朝以来的美学的承接,甚至对当代一些美学标准的突破,但是,他的诗是不可学的,那样一种天马行空,那样一种飘逸浪漫,中等才情的人,绝对学不来。杜甫,就不一样了,杜甫最重要的是,对新的美学标准的建立,他的律诗,他的五律,他的七律,那真是,写得好,纯熟。每个人掌握法门,他都可以学杜甫。 他说“陶冶性灵在底物,新诗改罢自长吟。”赛赛处处都说明白了,杜甫,更多的文化功誉,在于建设标准。所以,自从杜甫,杜诗,颜字,韩文出现之后,成为了后来一千年文明效仿的楷模和榜样。大概,要谈李杜吧,我们从这个方面去做一些理解,是不是,能给我们一些启发?
到最后呢,我就想说啊,我们谈李白和盛唐之音,或者说谈李白和盛唐气象。我们切不要忘记,李白和他那个时代,探究这个人物,一定要和他的时代联系起来,这样才能对人物,有更深的把握。我曾经这么想过,在中国历史上啊,有那么几个时代,真是非常特殊。例如,唐代的开元,天宝年间;中唐的,元和年间;宋代的,熙宁,元祐年间出现了,一大批啊,力能扛鼎,这些人物,明显大得很。而且他成批地出现,为什么人物都出现在这样的时代呢?为什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如果简单地和那个政治经济的繁荣联系起来,它还不足以完全说明问题,它的根本原因何在?如果我们能就这些问题,进行一些深入的思考,可能会对李白这样的大家出现在开天年间获得更深的一些理解。那么这些,就属于另一方面的问题了,要去……多谈。匆匆忙忙地说了这么多,不对的地方,大家一定要包涵,谢谢!
『责任编辑:李小双』
本文关键字:

上一条:思睿讲坛第171期:马德怀 下一条:思睿讲坛第165期:雷志斌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