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睿讲坛第162期:刘仁文
作者:袁梦、杜娅娴、饶颉、谢明玥、陈瑾   来源:    点击数:次   发布时间:2016/10/24
关键字

老师们,同学们晚上好!确实是在全国有十几所大学给我发过聘书,将来也想要湖北大学聘请我做兼职教授。我来你们这里讲过三次了,别的有些大学给我发过聘书以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也没有讲过,这个机缘难得啊。我跟你们郑老师因为是同学,特别好的同学,所以这个每次到武汉来都会联系一下,也是因为过去两次来湖北大学感觉特别好,所以每次我们就公私兼顾嘛。非常好啊,这是缘分啊!实际上的话呢,确实也比较辛苦啦,上午搞一天,下午搞一天,昨天晚上刚从香港飞过来。好多刑法协会的人就说:“你不是在香港吗?”以为我来不了,我说我答应了你们的大会发言一定会来的。
长话短说,言归正转啊,上午大会发言遇到一个昆明理工大学的院长,我说你看,两个月前你请我去你那儿做一场讲座,带来了什么后果,回去以后我们法律硕士选导师,我们每一届一个班不能超过五个,是吧,但我每年都超过五个啊,这孩子说“老师”,我说“你本科毕业于哪儿的啊?”,“我毕业于昆明理工大学”,我说“那我刚去你学校做过讲座,行,你,我就收下了。”那一般我们这还是名校啦,但是昆明理工大学我刚去你那儿做过讲座,我说的什么意思呢?湖北大学的同学们,将来多考我们的博士啊、博士后啊、研究生,我来你们这儿讲过三次了,我回去后看你们湖北大学也出过很多有名的校友,我说的什么意思呢?希望我们湖北大学的同学啊,将来在国际上,在国内的一些高层学术场合,能够若干年后见到,大家说:“老师我当年在湖北大学听过你的讲座”,那就是最高兴的一件事情了。
我之前在香港大学住的招待所就是跟龙应台在一起,我们互相送一本书,我说正好是国庆节,我家里人从北京去了,我说这样的,因为我家里人特别喜欢看你的书,我说这个一起合个影,她也很高兴,为什么,她看这个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平台也不低,是吧,她马上就这个给我送书,她的那个讲座每场都爆满了,给我送那个邀请函过来,晚上会给我安排坐很前排,是吧,这个,学生给提问,说这个龙老师“请问您这辈子最高兴的事是什么?”她说“最高兴的事啊,今天早上在餐厅喝咖啡的时候有一位大陆的教授跟我讲,他的家里人都特别喜欢读我的书”是这个意思啊,湖北大学的同学们,我不是你们的兼职教授啊,但我胜似了,来了三次以后估计还得长期来,以后每次到武汉来,一定要跟你的郑老师联系啊,也希望你们出更多的人才到北京去,然后在国际、国内的高级论坛上能够遇到有湖北大学的同学,说多年以前啊,我听过您的讲座,那就是最高兴的事了。
我有两个同学,一个是郑老师,一个是江汉区纪委副书记,呃,同事哈,我就带了三本书,我说这三本书,我是送给你们还是要送给晚上提问的同学啊,他们俩都表态,送给同学们吧。就三本,待会提问前面的三个人送书,后面的就抱歉了啊,没有书了。两个同学都不要,是吧,高姿态。我说我昨天从香港,本来我就是要送给香港的同学啊,后来说要在湖北大学做个讲座,我这三本书硬是给留下来了。好不好,我后来琢磨了一下想给香港大学图书馆啊,签个名送一下是吧,后来我说还是带到湖北大学来吧,希望待会儿大家提问,好吧。提问的话,前面的三个同学,我们送三本书。
今天晚上因为没有来得及好好准备了,但是实际上我是想,有时候不好好准备更好。就是留一些时间给大家提问,好吧。提问的话,这个互动,特别是对于同学们,要大胆地提问,你看我们今天全国刑法会议就四百多人,有的年轻人就不敢发言,我说那你开这个会干吗?你要冒一泡啊,大家才知道你啊,是不是?下午不是最后到了五点多,我要到这儿来了,要我做个点评。你看我这个点评,我点了个什么评呢?六个教授,给我十分钟,我说你们这个怎么点啊,是不是啊?后来我就引用了,最近我看的日本早稻田大学的校长,学法律的知道啊,西原春夫。西原春夫写了一个《我的刑法研究》,他八十多岁了。我就讲这个里面的故事,西原春夫说:“当年在日本开刑法大会的时候啊,前面都坐着一批老资格者,后面年轻人就不干了,因为大家的这个观点上和老同志们的发生了分歧,所以一批年轻人打破了日本那一种论资排辈,在那个会上踊跃发言,对老一辈就出现了这一个学术上的冲击”,我说的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们年轻人,大家要大胆地提问、参与,这个对你也是一种锻炼,对吧?就提一些问题,有的放矢。你说我现在这个讲到哪一个深浅,我真是没把握了。对吧,我要讲得特别深,我就不知道各位有的可能还不是学法律的,我要讲得太浅了,那我们有些研究生他觉得太浅了,所以我们看简单的方法,我们点一下一些问题,好不好?争取今天多留一些时间,我估计大家不会冷场,一定会有很多的同学提问,所以我就简单地讲一下。
我讲这么四个问题吧,就我们当前我们刑法领域讲四个热点话题,也叫难点问题吧。讲四个热点话题,讲三点,我认为是难点,那么一共七点,好不好?我讲这个意思,四个热点话题,我讲一下什么叫四个热点话题,一个是网络犯罪,是吧?最近“快播案”大家都注意到了。一个是恐怖主义犯罪,对吗?一个是防腐败,大家注意到最近那个云南的前省委书记白恩培,是吧?全国终身监禁第一人,还有呢,因为刚才郑老师介绍我刚从香港大学回来,在那边我搞一个,大家知道香港《基本法》二十三条吧,香港《基本法》二十三条就是“一国两制”,那么我们要求香港就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你香港要做出一个立法,但是大家知道,香港97年回归到现在快二十年了,这个法一直通不过,对吗?从董建华到后来曾荫权到现在的梁振英,谁要搞这个立法香港几十万市民就上街,对吧?但是你说这是个办法吗?”一国两制”,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啊,我们有驻军,我们有那个国防啊,我们有外交啊,现在香港那些,同学们上网大家回去看一看,刚刚新一届香港立法会的宣誓,有的公开就打出了港独的旗号,是吧?香港不是中国的一部分,我们香港要独立。所以这个问题,我最近做了一个研究,香港《基本法》二十三条到底怎么办?危害国家安全罪这个立法怎么办?那么这个问题我想跟”一国两制”的刑法问题啊很有关系。
『责任编辑:曾翔』
本文关键字:

上一条:思睿讲坛第163期:景乃桓 下一条:思睿讲坛第161期:刘昌胜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