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有多少时光可以重来?
作者:梁苗 杨淼 彭奋   来源:    点击数:次   发布时间:2012/04/20
关键字

“今天,你穿越了吗?如果给你一个任意门,你想去哪里?”

穿越到底是什么?穿越是现代的人通过某种方法来到过去或者未来,甚至是一个不存在的时代。有人说穿越是通俗文化的再通俗,恶搞雷点遍地开花;有人认为穿越虽不能反复咀嚼,但是胜在有新意。随着湖南卫视《宫》和《步步惊心》地强档热播,有一点不可否认,“穿越”火了,彻彻底底地火了。

中外穿越都疯狂:我穿,我穿,我穿穿穿

2011年8月30日《源代码》强势登陆中国大陆,在科幻迷中引起巨大轰动,被誉为《盗梦空间》之后的又一“神作”;另一方面,芒果台热播剧《步步惊心》让时间回到了九子夺嫡的清朝,“多角言情”与“戏说历史”结合,获得了不俗的收视率。同一时期内中外影视剧作品有默契地玩起了穿越,但仔细观之,这两部作品自然是迥然不同,以小见大,可以窥见中外小说和影视剧作品关于穿越的那些异同。

如何穿:“神器+时机”vs时空理论的新设想

不论是“强烈的撞击,把脑电波都撞出来了”、还是古玩字画的牵引和“九星连珠”的契机,纵观各式各样的穿越作品,中国式穿越基本走的是“神器+时机”路线,这也符合中国人对历史和神话传说的偏爱。神秘、贵重的历史文物往往成为我们穿越到古代的媒介。

相较于中国式“鬼”马行空的思维方式,国外的穿越比较依赖高科技产品,注重科学的可行性与哲学思考。在电影《源代码》中,邓肯•琼斯提出了关于时空理论的全新设想——源代码系统。这个系统可以将死者大脑某个区域的记忆提取出来,在故事里,这个记忆的时间长度便是八分钟。进入这段记忆的前提条件是执行者的脑电波要跟死者残存的脑电波频率相同,执行者只能在这八分钟的世界中活动。

电影《终结者》则注重对穿越的深度思考,穿越到未来就引发时空存在的思考:如果存在平行的时空,那么返回时间前端的“穿越者”一旦改变了历史事件的发展逻辑,能否原路返回时间后端?不得不说,思考让电影的意义延长,观众不仅仅看到了穿越后的惊险经历,更对穿越本身有了自己的思考。

穿越之后:风花雪月vs拯救世界

近来国产穿越剧,内容大多是一个女孩子,带着化学、历史以及物理知识回到古代。这些简单的知识,总可以让她在关键的时刻破除艰难取得小胜,也总令诸多帅哥爱上这个女孩,主人公既功成名就也花好月圆。这些穿越剧更多地表达了正在“崛起”的女性观众的欲望。在各种“众男追一女”的幻想中,穿越剧毫无悬念地把“女主人公”作为一种支配性的符号来叙述。

相对于中国式穿越的风花雪月,外国作品中的主人公则是身担重任,好莱坞式的英雄主义始终贯穿。主人公大到拯救世界,与机器人领袖作战,就像《源代码》中柯尔特•史蒂文斯上尉多次穿越,为了破获一起列车爆炸案;小到处理家庭关系,例如《时间旅者》中男主人公穿越到20年前,试图拯救遭遇车祸的前妻。除了“男人拯救世界”这一观点贯穿整个穿越过程外,在紧张刺激的爆炸和打斗中,也隐含着人类面对时间的无力感。有人性,有无奈,有思考,这也让作品的主题更加丰富人物更加立体。

中式穿越受热捧,引人入胜为哪般?

对比而言,虽然中国式穿越在理论基础、技术支持和思想深度上都有些不足,但在中国本土的发展形势一路看好。此前盛大文学CEO侯小强曾在微博上透露,旗下的《极品家丁》、《回到明朝当王爷》、《纳妾记》、《江山美色》等大量穿越小说,被多家公司购买,目前这些作品正在紧张制作中。穿越之火继续在影视界、网络文学中燎原,我们不得不细细审视中国穿越剧迎合本土受众口味的独特因素。

填构历史缝隙,想象力迎合猎奇心

从艺术创作来说,“穿越”是对于历史与未来的理解冲动。而中国式穿越大都是回到过去,对应着人们对历史一如既往的兴趣与追慕。当下的穿越剧用不同的构思和创意填补正史叙述的细节缺失,用穿越者的眼睛告诉了观众历史上未解之谜的剧本解释,所以关于“清穿”大多数都集中在康熙雍正年间的“九子夺嫡”这段历史。

现代知识穿插,产生颠覆性审美

在电视剧《宫》中,轮滑、轮椅、刨冰等等这些现代生活中的日常生活物品和游戏器具,都变成了令古人惊叹的东西。而晴川制造硫酸逃出墓穴,更显示了“小小现代人”变成“伟大古代人”的浪漫想象,这些现代知识帮助主人公轻而易举地获得周围人的喜爱。无独有偶,穿越的主人公更是凭借现代女性的男女平等,特立独行的思想观念赢得了众多的倾慕者。穿越人物与时代背景的格格不入恰好产生了一种颠覆性的审美,古今混搭创造了出其不意的新意。

精心包装造型华美,宣传炒作巧设买点

穿越剧大红除了剧本本身的原因之外,电视剧的制作、宣传等后续工作也是很重要的。演员角色的选取或是成熟稳重,帅气逼人或是清新活泼,青春靓丽,穿上制作精美的古代服装,不得不说是赏心悦目。而网络流行语的穿插成了笑点所在,在被网友大呼雷人的同时也娱乐了观众。

在这个“影片未上,宣传先行”的时代,穿越剧爆红与自身的宣传制作有着密切联系。前期的曝光片花,后期与电视台、网络媒体的联手合作,加上制造话题或者传出绯闻,穿越剧自然就成了大众关注的焦点。《步步惊心》被炒作的话题之一就是,男主角四阿哥胤禛的扮演者,经历了从黄晓明、霍建华,到胡歌最后花落吴奇隆的风波。各个影视作品宣传手段不一,但无论是正面宣传还是恶意炒作,宣传已经成为决定收视率的重要因素。

生活不是穿越剧,诸位看官请理智!

英雄仗剑天涯,一场穿越一场梦

有人说穿越是一个“英雄美人梦”。如果武侠是成人的童话,穿越小说就是都市人的童话。我们生活在冰冷的钢筋水泥中,我们被各种规章制度束缚,我们穿着流水线上生产的衣服,望着不蓝的天空,我们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个模糊的梦,梦里我们身着翩翩古服,或漂泊江湖,或纵横庙堂,而不变的是蓝天白云,绿树红花,青砖朱廊,白墙黑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

在穿越题材作品中,主人公的形象往往来源于人们内心深处的英雄情结。很多人小时候都会梦想成为英雄,随着年龄的增长,梦想看似消失了。但这只是一种假象,这种渴望只是暂时被压抑了下来。穿越题材作品问世以后,为人们打开了一扇门,一些在现实中无法实现的想法,可以通过观看穿越题材作品得到满足。

生活在别处,现实中的桃花源

有人说,穿越就是一个“遁世乌托邦”,人们在历史中追寻什么幻想什么,就说明现实生活中缺失什么。这句话或许能给穿越小说的大热做一个小小的注脚。日常生活中的学习压力,没完没了的加班,失恋,物价上涨,让人头大了。有那么一两个瞬间,你会想从这一切中抽身,去一个完全不同的时空里发现更多的可能性吗?穿越小说中的虚幻桃花源也许是吸引读者的一大要素。

浪漫情怀也永远拥有庞大的市场,特别是视爱情为“日常生活的英雄梦想”的女生们。因此,穿越小说是让人对历史和文化产生兴趣的通俗书籍。现实世界的生活压力,让怀有浪漫情怀渴望刺激的人们,遇到穿越这张思维的“温床”就如同干柴遇烈火,天高海阔任我行,凭一纸一笔就可以拥有现世不可遇的“28万分之一”的真爱。

网上有一篇广为传播的文章《我最愿意生活的十个时代》,作者在无限向往地列举了北宋、六十年代的美国、苏格拉底的雅典、穆罕默德的阿拉伯等几个时代之后,无奈地把“今天”列在了最后,理由是“别无选择”。而有了“穿越”,“今天”就可以不在他的选择范围之内了。

从穿越说开去:梦想照进现实

2011年7月23日,微博上惊现“上海地铁穿越女”,一女子身穿粉色露脐古装行头,腰间挂着一个中国结,斜身坐在地上,前面摊着一张宣纸,用毛笔写着:“奴家本是清源村人士,无故穿越於此,身无长物,求盘缠回乡,来日报恩。”此女子的荒唐行为让人深思:本来只为打发无聊时间的“穿越”为何愈演愈烈?而我们在围观之后,是否思考过到底是我们在消遣穿越,还是穿越把我们都消遣了?

穿越剧的成功引来的除了收视率的高涨之外还有与收视率一样高涨的评判之潮。一些人认为穿越乃思维宽度和深度的缺失,现实和虚幻的混淆。像“地铁女”一般的人还比比皆是,似乎穿越是背上了一个沉重的枷锁,如同变质的食物一样失去了本来的味道。

在穿越背后,那些娱乐的通俗逐渐变质成为了庸俗。

但是穿越终究是都市人童话,就像天一亮青鸟就要消失了,七色花就要枯萎了,永无岛就要看不见了,如何解决这种落差问题?《午夜巴黎》中伍迪艾伦让欧文.威尔逊很理智地结束穿越回到现实生活中,跟唱片店女孩一起雨中漫步去。

这条出路就是“跟同类人在一起”。

引用《宫》中一句很浪漫的台词,“当你觉得痛苦的时候就仰望天空,这样眼泪就流不出来了”。仰望天空的同时,还得脚踏实地。穿越小说不能失去现实关照,否则剧中借回到过去搞定一切的优势,只不过是一种阿Q式胜利。

穿越之梦,本为欲望所构,进去容易,出来难。但即使再完美的梦也会有醒的那一天,梦终究是梦,带不走一丝一毫;游园惊梦,悠然转醒,仍旧孜然一身。

后记:
青少年文化和思想教育是一个长期存在的社会问题,低劣的网络穿越小说之所以在这个群体中迅速膨胀,某种程度提醒我们,当今的文学教育已经明显落后于时代的要求。鉴于穿越小说在青少年成长中产生的某些负面影响,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对青少年的文学教育和阅读引导,已成为全社会的共同义务。如何提升网络作家的社会责任意识,如何建立有效的网络文学理论批评体系,也是不容忽视的专业课题,而这些问题目前仍无行之有效的解决措施。这也说明社会发展的速度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有很多现实问题需要认真学习与思考。

『责任编辑:詹翠』
本文关键字:

下一条:Hold不住的大学请客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