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万花筒,品质何时出
作者:王谦   来源:    点击数:次   发布时间:2012/04/20
关键字

有人说,这是一个大众娱乐的年代,借助网络,人人都可以5分钟成名,从草根到明星也许只是一刹那的事;有人说,这是一个娱乐至死的年代,一切都可以用娱乐的心态去对待,一切事都可以被粉饰得娱乐化。无论怎样,不可否认的是,我们都处在一个娱乐时代。今天,你关注娱乐了吗?还是你“被”娱乐了吗?

一.娱乐现状之“点击”

全民娱乐——目前各大电视台和网络媒体充斥着各种娱乐节目。台湾的《康熙来了》,湖南的《快乐大本营》、“快女快男”,上海的《中国达人秀》,江苏的《非诚勿扰》、,央视的《星光大道》等等,这些知名的娱乐节目成了人们茶余饭后讨论的话题,人们在其中享受乐趣,放松心情。应该说我国全民娱乐的萌芽从80年代开始,当时电视节目的形式开始逐渐推向大众,在21世纪走向一个高峰,而电视“选秀”的疯狂最终让全民娱乐成为现实。

草根登台——娱乐形态的高度多元化使得民众有了更多的审美情趣和追求目标,这似乎也为草根的成名打开了一扇门,让更多的寻常百姓有了展示自己的机会甚至出名的捷径。春晚上的“西单女孩”、“旭日阳刚”就是典型的例子。目前央视的一档娱乐节目《我要上春晚》则顺应了挖掘“草根民星”这一时代潮流。

翻拍恶搞——各种穿越翻拍剧风起云涌,“你方唱罢我登场”,一环接一环。《一起来看流星雨》后《一起又看流星雨》,《宫》、《步步惊心》来回穿越。四大名著的重新包装也一一上映。各种大戏在制造噱头的时候不仅成了聚焦点还赚足了金钱。看宫里的步步惊心、看名著经典的泛滥重塑如何掀起收视热潮,又如何沉寂落幕。当这一切烟消云散后,又有什么留下了?

大片情结——大概从《英雄》开始,中国电影也迈向了大片时代。一部部拍摄奢华、画面精美的电影喷涌而出。《无极》、《满城尽带黄金甲》、《刺陵》、《画壁》……这些电影即使有一定票房却口碑不佳。《让子弹飞》有进步,至少让我们在笑点中开始注入思考。《金陵十三钗》虽然不错,却带有讨好西方的意味。中国年产500多部电影,却没有几部是正真能反映社会现实、震撼人心的,他们或是为了获奖或是为了捞金。我们需要更有良心的电影,我们在寻求感官享受的同时也寻求着精神食粮。

娱乐怪胎——虽然娱乐不是一件坏事,然而如今网络及某些电视台偏向一些虚假、低俗和恶言情节,以引起大众关注的行为还是带来了各种消极影响。由此产生了很多娱乐时代下的“怪明星”。拜金女马诺、兽兽、艳照门的各种女主角……诸如此类的“明星”不时地闯进人们的视线,刺激着人们的神经,挑战着人们的道德底线。

以上也只是娱乐的冰山一角,娱乐形式多种多样;它或让我们开怀大笑暂时忘记烦恼,或让我们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有人借其博取大众眼球以求名利,也有人只是为了自娱和提供娱乐,每个人动机都不一样。娱乐让大家释放了压力、获取了快乐;然而从中传递出来的不良信息又误导着大众价值观,增长着社会浮躁虚荣拜金的风气。

二.娱乐语言之“来袭”

1.调侃不再非主流

“亲,祝贺你!被我们学校录取了哦!某某大,985高校噢!森林大学,读书圣地哦!”一条很“萌”的高考录取通知时尚清新又不低俗,广受学生喜欢,继而引发了大学各种“潮”语言的走红,势入破竹。

“整个场面被我Hold住了!”就是这句话让“Hold”脱颖而出成为当今fashion的代表。以前,当“神马都是浮云”被我们定义为雷语时,我们尚可以hold住,现在,在各种应接不暇的雷人雷事面前,我们还能Hold住吗?

“亲”、“给好评”的“淘宝体”,亲切又腻歪,在人际关系脆弱的时代,获取某些真实的温情。“蓝精灵体”是“80后”和“70后”借题发挥,“吐槽”职场和车房压力。而“咆哮体”看似来势汹汹,其实攻击性并不强,属于一种集体狂欢式的宣泄和娱乐,是对生活苦痛的减压。各种体让人伤不起啊!年轻人,尤其是大学生开始成为它们的使用主体。当正规的语言被戴上了诙谐的帽子,当各种调侃已不再是非主流,语言也开始被“娱乐化”使用了。

这无疑增加了语言的多样性,使它更具有鲜活感。这代表着一种时尚潮流,是表达个性的一种需要;但同时它也被误用和滥用,使人们的表达方式变得单一,像那句“神马都是浮云”,就有很多人趋之若鹜不分状况地使用。

2.公共事件显价值

网络流行语体往往与新闻事件、社会现象或电影、娱乐节目相连,诉说的却是自我的生活体验和价值诉求。在原文本的基础上创造出更为丰富的内涵,或围观起哄,或针砭时弊,或宣泄个人生活,或表达参与社会的无力感。

“小时候,奇迹是一个柔软的奶瓶,三聚氰氨在里面,良心在外面;长大了,奇迹是一座燃烧的礼堂,孩子在里面,领导在外面;再后来,奇迹是一辆着火的大巴,人在里面,救生锤在外面;现在,奇迹是一节血迹班驳的车厢,你在里面,铲车在外面。”

在一些公共事件中,网民极富创造性幽默性的调侃段子,则有利于整个事件的传播、影响的扩大及情感的表达。有时政府高官也逃脱不了被恶搞的命运,像高铁事件中的那句“这是个奇迹,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就被网民们广泛使用。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几乎每一次大的公共事件后,人们都以强烈的娱乐意识直面“惨淡“的事实和“悲剧”的人生。虽是如此,但这也会让人们的认识留在表面,使事件娱乐化,缺乏深入的思考和改变。流行语体是感知研判国民心态的坐标,也是舆论引导、社会调适的一个着力点。面对这些,除了一笑置之,我们更需要思考和行动。

三.娱乐品质之“探究”

娱乐是必要的,没有娱乐不成生活。积极的寻找娱乐并乐在其中是人们最重要的休闲方式和生存方式。然而,过度娱乐和低俗娱乐则是一种轻浮、无知和逃避、。

广电总局对电视娱乐节目过多、跟风现象严重、内容质量不高、有些起到不好的舆论作用的现状很是担忧,因此颁布了“限娱令”(要求各地卫视从7月起,在17∶00至22∶00黄金时段,娱乐节目每周播出不得超过三次)。人们对此异议颇多。广电是想引导一个正确的风气,这无可厚非。然而,不能否认的是,消费者的需求才是王道,即使广电也一度限制港台艺人进入内地,欧弟还是重回了“天天向上”。

娱乐是属于精神层面的,它很大程度上是社会物质文化的反映,代表着一种社会心态。娱乐有高雅也有恶俗,有精华也有糟粕,正确健康的娱乐应该是高雅精华的一面占上风,而如今社会对其常常不加以区分,只要能带来利益或吸引眼球的就被推上位了。因此,娱乐在为大众提供精神食粮的同时,也产生了负面影响。

其实,全民娱乐也能变得“有营养”。电视娱乐节目的“营养”究竟从哪里来?也许也无外乎人性中的真善美。席慕容的诗里有一句名言:“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 不少观众为“草根明星”背后的真实生活细节落泪,是感动于真实的人性、细节的温暖和追求的坚韧。

全民娱乐也绕不开“真实”“民生”等关键词。雅俗共赏的全民娱乐,不是枯燥的说教,不是低俗、媚俗、庸俗;人们渴望在娱乐中加入伦理、亲情、友谊等诸多积极向上的元素,并使其成为娱乐中的主线。也许最平凡真实的故事才最能打动观众,全民娱乐需要更多营养。

面对五花八门的娱乐,我们应学会选择性地接受和摒弃,保持正确的价值观和本真的自我,追寻生活的真实价值,不要沉浸在一些不切实际的或自我逃避的状态中,应懂得善用娱乐,让生活因娱乐更精彩,而不是为娱乐所奴役。同时大家也可以去创新娱乐方式,丰富娱乐内涵。

提高娱乐的品质不仅是媒体人的责任,它也需要大众共同铸造。市场的需求促使了事物的产生发展,娱乐制造者又一定程度上带领了风向标,两者不可脱离。娱乐是属于精神文化领域的,那么娱乐的品质也就和社会的道德价值观密不可分。我们期待娱乐的品质,或许也可以理解为我们在“守望”社会价值观的提升。

『责任编辑:詹翠』
本文关键字:

上一条:Hold不住的大学请客 下一条:网络时代的反“客”为主



编辑推荐